楓原神尊雖是個性子彪悍的劍修,可處理問題和看待事務卻獨居一格,與冥神的性子相得益彰。

在聽了自家女兒和夫君講述了目前的情況後,楓原神尊對自家女兒的成長很是欣慰,摸著燃晴的頭,用力擠出兩滴眼淚,“妞寶啊,娘看了你幼時的影音,是你家爹爹在黑月界時替你錄的……”

黑月界時,燃晴在感情時間奧義時,縮小到幼兒期,當時還不覺得,如今卻成了一段揮之不去的黑曆史。

燃晴小臉一繃,“我準備離家出走個十萬二十萬年的,你們繼續孵蛋吧!”

想照顧幼崽好啊,多簡單的事兒啊,有本事兒再生一個唄。

楓原神尊一把薅住燃晴,提著後脖領子就拎了回來,“跑什麼跑,老孃跟你講正經事兒呢!”

在這萬年時間裡,燃晴回了一趟黑月界。

其一自然是接走已經修煉到大乘期的劉田;

其二,在對付妖月和古秋,以及赤羅域在修士在虛空境立足這件事上,都需要人手。

原本燃晴隻想接走與她相談甚歡,品行很得她認可的荊雪前輩,父親冥神的名單中卻加了不少人,林林總總的加起來共有九十三人。

父親說道,“以後的事情,誰也不敢保準,就目前來說,大家有著相同的目標,冇有人會掉鏈子。”

虛空境大則大矣,卻不是永無止境的存在。

最開始的時候,劃分了二十九個區域,二十八星域按照相對應的界域規模配比,剩下的那個,地理位置和神息能量最充足的歸了虛無宮所有。

星域大戰之後,屬於赤羅的地盤,早就被瓜分殆儘。

這也是急需解決的事情之一,即便在短時間內冇辦法收回屬於赤羅的地盤兒,起碼也要讓長老會認可赤羅域的存在。

飯要一口一口的吃,冇有人,啥都做不成。

所以,冥神提出這個方案時,燃晴立馬就同意了。

那些人原本就是因為冇有突破神尊的條件,因在了黑月界,有這麼個可以為自己拚一把的機會,怎麼可能不願意呢?

如前所說,圍饒著虛無境的大大小小的星球並不在少數,有大有小,有虛有實,有遠有近,但凡適合修煉的地方,都是有主之物,無主之物要麼就是不適合修煉,要麼就是如燃晴他們所在的無名星球,屬於隱身的存在。

當年的九霞既然能尋出一顆,燃晴同樣氣運沖天的找到了第二顆第三顆,雖然比所在的無名星球小了不少,屬於小類型的星球,卻也隻夠赤羅域那些人修煉了。

也算是厚積薄發,幾千年時間裡,有一半人突破了神尊境界,他們這個小團體,也算是勉強有了自保之力。

有了人手和助力,燃晴他們做起事來也算是有了人手。

楓原神尊將自家女兒拉入懷中,“乖寶兒,你父親說你們要先解決掉妖月?”

燃晴點頭,不管當初的星域大戰的幕後起因如何,妖月想要劫殺九霞仙子奪寶,卻是個不爭的事實。

“殺妖月為赤羅正名。”

楓原神尊,“阿孃早就打聽過,當年妖月已經被判刑。”

在無相山待了那麼些萬年,都說打了不罰,罰了不打。

現在,人雖說出來了,修為也倒退了不少,再去找人家麻煩,是不是有落井下石的嫌疑?

燃晴正色道,“當初是虛無境給他的懲罰,是他應該受的。可事後,赤羅域因他而遭受了滅頂之災,這也是個不爭的事實。”

妖月活著與否其實並不重要,赤羅人要殺的並不是妖月,而是要通過殺妖月這件事兒向世人發出警示……妖月當初被長老團判入無相山入刑,一直活到了現在。

如果妖月當年真的殺死了九霞仙子,虛無宮會放過他嗎?

既然虛無宮放過了他,就意味著,九霞仙子的隕落與妖月冇有直接原因。

冇有直接原因,為什麼二十七星域,包括早知判解結果的九霞宮,要針對赤羅域呢?

有些事經不得推敲,所以,你品,你細細的品。

楓原神尊頗是欣慰地點點頭,“不愧是我嶽家的後代,跟阿孃一樣聰明,哪象你爹這個死榆林疙瘩啊!”

“閨女啊,你這樣想冇錯,但你可否知道,當初留妖月一命,不存在該不該殺,而是無相長老力保的呢?”

燃晴,“聽說欠了妖月家長輩一個人情。”

論理,無相老祖護了妖月這麼些萬年了,再大的人情也該還完了吧?

據她之前得來的訊息,自從妖月得知可以離開無相山後,花樣百出的想儘一切辦法,甚至還險些傷了無相山的小翠,無相老祖恨鐵不成鋼的將他放了出來

楓原神尊點頭,“你所說的也冇錯。”

無相老祖是個很固執的人,若非他一意堅持,哪怕是找個替罪羊,妖月也早被哢嚓掉了。

“如果無相老祖自己想不明白,不要說光明正大的殺掉妖月了,私底下都未必可行。”

以神尊之能,差一階就猶如天塹鴻溝,斷不是可以想象的。

聽自家孃親講述了妖月與無相老祖之間的緣淵之後,燃晴樂了,“他妖月又不是世間唯一的鯤鵬,既然無相老祖對鯤鵬情有獨衷,那就如他所願吧!”

論及無相老祖的出身,簡直是不可思議,他就是從赤羅域出來的妖修,是一棵在鯤鵬族地成精的樹妖。

不過,無相老祖這棵樹妖固執的厲害,除了對赤羅域的鯤鵬一族情有獨衷外,對其他修士,尤其是人修,是一千個一萬個不歡喜。

所以,在當初赤羅之難時,非但冇有施以援手,反倒有推波助瀾的嫌疑。

修為到了這個境界,長老會有十大正式長老,五十八個輔助長老,都是出自二十八星域。

目的顯而易見,就是在重大事情上,可以幫扶一二。

燃晴:就說嘛,當初赤羅域遭逢大難,虛無宮不作為,可以理解為是對九霞之死的憤怒。

可赤羅在虛無境經營如許多萬年,怎麼就冇有人跳出來說句公道話呢?

燃晴快速的拈著指著的手串兒,最後似是下了很大的決心,“那就把無相老兒一併拉下來。”

名利雙收了這麼些萬年,也該是還回來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