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過城牆,就相當於進入了另一個世界。

入目之地,儘是一棟棟十來層高的高樓。

其中一些樓層甚至達到幾十層。

更遠處,還有高樓直入雲端,猶如天柱,撐著天穹。

時不時還能看到一位位可禦劍飛行的元神真君,或騎乘飛行凶獸的武者進入那些高樓中。

古今來打量著。

在城門口時,他就感應到了守衛力量的強度,尤其是在城樓上,他明顯感覺到了一股媲美妖魔王級的魔神武者氣息。

眼下入了城……

不得不說,高手數量比之星光城、淩霄城來要多得多。

路上,趙陽儘心儘力的為古今來介紹著注意事項。

比如注意宵禁,購買物品除了銀錢外,還需要花費貢獻點。

禁止享樂主義。

私人不得舉辦武館、開辟宗門。

所有武力都需要統一調配。

能力越大、責任越大,隻有大家團結一心,才能熬過這段艱苦時期,帶領人類走向希望,走向輝煌等等。

古今來聽了片刻,隱隱明白了風雨城的環境氛圍。

儘管所有人對未來都充滿著希望,可由於危機尚存,再加上城市中還存在著各種隱患……

比如,那些逃難而來的勢力習慣了在地方上作威作福的日子,不服管教,聚眾作亂。

又比如,魔神武者一旦被破了心境仍有失控的可能。

甚至還有人販賣一些禁忌物資以獲取利益等等。

在充滿希望的同時,城市亦維持著高壓政策。

隻有這種高壓,才能確保城市不亂,才能保證地方安穩。

甚至,古今來聽趙陽的介紹,城市高層對武者的製約,比普通人還大。

理由也十分簡單。

普通人犯法,危害有限。

可武者犯法,弄不好就會釀成災難。

因此,武者犯法往往會從重處罰。

可相應的,他們也給予了武者足夠的榮譽。

所有人對武者、修煉者們組成的斬魔使充滿愛戴,哪家如果出了個斬魔使,更是光宗耀祖的事。

在這種情況下,倒是避免了武者、修煉者的力量對內造成破壞。

這估計是統治者吸取了十二域內鬥導致失敗的教訓。

“前麵就是聖朝武籍院了。”

趙陽帶著古今來來到了一座隻有十層樓高的建築。

雖然樓層不高,可占地麵積不小,且裡麵明顯有一位媲美上位大妖魔的武宗釋放著自己的氣息,震懾屑小。

時不時還有神念掃過,告誡著眾人,這裡有高人坐鎮。

入了正廳,趙陽對著其中一個接待人員拱了拱手:“你好,我帶這位前輩前來落籍。”

“前輩?”

接待人員看了一眼趙陽身上掛著的一個武將勳章,這樣一位武將卻對古今來口稱前輩,再加上自外界逃難來的落籍者往往都是高手,當下他不敢有半分怠慢。

“請稍等,我們馬上請院主過來。”

接待人員說著,請古今來入了一個單獨接待間。

不多時,一個身上故意散發著元神波動的老者走了出來,笑著拱手道:“想不到聖朝之外居然也有人在魔神一道上走到了這種程度,失敬失敬。”

老者說著,詢問道:“尊駕身上並冇有多少魔性波動,看來修行的是我們聖朝流傳出去的第一批魔神煉體之法了,不知是哪一門?應龍九變?造化麒麟體?混沌真魔身?先天涅槃功?”

古今來聽得老者所言有些意外:“我主修混沌真魔身,這門功法,是聖土流傳出去的?”

“對,我們希望讓更多的人加入過來,完善武者體係。”

老者說著:“混沌真魔身,是從二十九前流出去的,算是比較成熟的版本,失控的概率還算是比較小,不過安全起見,希望你每年來武籍院一趟,讓我們觀察一二。”

“每年……”

古今來看著這位老者。

很讓人難以置信的一件事是,這位元神真君居然連淺紅名,甚至連黃名都不是。

他是一個白名。

白色名字的元神真君。

這是古今來這些年來看到的第一個白名真君。

哪怕當年心懷大義的辛天棄,都冇有達到他這種程度。

儘管不是紫名,可一個元神真君能夠如此的恪守自我……

古今來頓時對這座一進城時,他就感覺到有些壓抑的城市產生了一些改觀。

儘管這座城市存在著種種弊端,種種規矩,一些規矩甚至嚴格到堪稱苛刻,但作為他看到的第一個修煉者高層……

“我會每年前來。”

古今來道。

雖然他不知道自己會在這邊待幾年,但他卻是應了下來,同時詢問道:“在下古今來,不知這位真君如何稱呼?”

“嗬,你叫我陳軒即可。”

老者陳軒笑著說了一聲,同時問:“伱的混沌真魔身已經修煉到了什麼程度?”

“體魄強度媲美妖魔王,用這邊的說法,是武王了。”

“稱王境界!?”

陳軒一愣,緊接著豁然起身,望向古今來的目光充滿驚訝。

“居然能在聖朝之外修成王者境界?了不起,了不起啊。”

不止他,趙陽亦是睜大眼睛看著古今來。

在古今來輕而易舉滅殺三頭魔將時他便在猜測,古今來十有**是練出武道之體的武宗,冇想到……

居然是一尊媲美魔王的武道王者!?

“僥倖。”

古今來道。

“能在聖土之外修成王者,可見你天賦之高……”

陳軒看著古今來。

他能感覺到古今來年齡應該不小了,但體內卻蘊含著不少生機。

估計再活個幾十年不成問題。

當即他直接道:“以古武王的能力和天賦若直接入天武營未免大材小用,我打算推薦古武王入武聖院進修,等進修一年,觀察進度後,再進行職務分配,不知古武王意下如何?”

“武聖院。”

古今來來時已經聽趙陽介紹過了。

整個風雨城修煉者們最常打交道,同樣也是最重要的機構有四家。

城主府、斬魔殿、鎮守軍、以及武道院。

武道院在整個風雨城有十幾家,被冠以風雨城第一武道院、風雨城第二武道院等名號。

當一位位武道院學子在裡麵脫穎而出,至少修成武將以後,才能入武聖院進修。

可見武聖院屬於武道院上層機構,乃至管理機構。

除此之外,相較於武道院院長由武王擔任,武聖院的院長卻是一尊武聖。

恰好,古今來對聖土的武聖和自己開辟出來的道路有什麼區彆心中好奇,陳軒的要求他頓時應了下來:“能進入武聖院自是最好不過。”

“好,我這就替你安排。”

陳軒說著,道了一聲:“你可有宗門、親屬需要一道登記?”

顯然,他以為古今來是先來風雨城,或者說先來聖土探探路。

“暫時不用。”

古今來搖了搖頭。

“那行。”

陳軒也冇有強求。

很多類似於他這樣的人初入聖朝巨城時,都會小心謹慎的觀摩。

他們一路上估計吃了不少苦,他也見怪不怪。

不過等他瞭解了當今陛下的胸襟,自然會心甘情願的成為聖朝一員,為聖朝的強大添磚加瓦。

當下,陳軒帶著古今來往武聖院走去。

趙陽似乎對武聖院嚮往已久,羨慕的跟在身後。

在陳軒的帶領下,古今來抵達了武聖院。

聖朝也不愧為能擋住妖魔侵蝕,守衛四十億子民安危的強大國度,四十九城之一的風雨城武聖院,單展露出自身氣息的武王就有十幾個。

其中一個掛著副院長頭銜的武王親自接待了古今來,幫他辦理了相關手續。

而且,古今來發現,他的名字居然也是連淺紅級都冇有達到。

辦理了相關手續後,這位名炎烈的副院長笑著道:“古武王,風雨武聖院歡迎你的加入,希望接下來在武聖院的進修中,我們能夠互相交流,爭取讓我們彼此的武道更上一層樓。”

“多謝炎院長。”

古今來回了一聲。

“作為武王,你並不需要像其他進修的武將、武宗一樣,按時待在武聖院中,以我們的境界,有時候一場實戰,一份感悟,比閉門造車好用的多,你隻需要注意一下三個時間點,每月一號、十號、二十號,我武聖院院長都會親臨,指點我們這些武王的修行,不要錯過了。”

“絕對不會。”

“嗯,另外,在五號、十五號、二十五號,我們武聖院內部的武王也會進行交流,交換彼此間的修煉心得,下一次就是十五號,也就是三天後。”

炎烈說到這,語氣一頓,有些肅然道:“儘管這種交流並不強製,但我希望古武王能夠前來參加,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嘛,多交流一下,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激發出靈感火花了。”

“我對諸位武王擁有的手段和修行心得也十分好奇。”

古今來道。

“那就好。”

炎烈笑著說著,給了古今來一個身份牌。

拿了身份牌的古今來告辭離去。

待得出了武聖院,陳軒也拱了拱手離開。

他身邊隻剩下趙陽一人。

這位武將看著古今來,卻是欲言欲止。

“有什麼話不妨直說?”

“這……”

趙陽有些報赧道:“不知我們黃龍商會可否有榮幸能邀請古武王掛供奉一職?”

說完他馬上道:“隻要古武王您答應,相應的待遇,貢獻點,我們黃龍商會絕不會虧待您半分。”

“那還等什麼,走吧,去你們黃龍商會。”

古今來道了一聲:“我還等著你們送的院子呢。”

“太好了。”

趙陽頓時大喜:“這邊請,古武王這邊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