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戰爭,從來都不是我們想要的,但是,敵人已經舉起了屠刀,我們就彆無選擇,隻能迎戰,各位,崛起從來就不是和平能得到的,而真正的和平,也不是抗議能得到的。”

停頓了一下,陳淩看了一眼在場沉思的眾人,爾後繼續道:“有些人,隻是因為生活受到了些許影響,就開始抱怨,就開始謾罵,就要求撤退,退步談判,這難道不讓人心痛,不讓人心寒嗎?”

陳淩聲音開始提高,沉聲道:“在你們抱怨的時候,你們可曾想到,那些在戰場流血拚命,誓死血戰的軍人?你們是否知道,有很多科學家,為了研究一種新的武器裝備,需要幾年,乃至十幾年,一直呆在杳無人煙的環境中,與世隔絕。”

“為了保家衛國,多少軍人付出了生命的代價,為了實現祖國的騰飛,多少科學家燃燒了生命,通宵達旦地搞科研,而你們冇有拚命,也冇有付出什麼,有什麼資格在享受美好的同時來指責,謾罵與抱怨?憑什麼?自己不流血,卻去指責流血的人?”

說到這裡,陳淩的語氣,已經充滿冷漠。

“我知道,大多數炎國民眾,都是好的,但是,自古至今,總有一些小部分的軟骨頭,與反骨仔存在,說實話,這些人連人都不算,充其量,放在過去,就是漢奸,放在現在,就是精緻利己者,而說其他國家空氣都香的人,都是這些人的代表。”

說這些話,陳淩完全就是發自肺腑,不是提前寫的稿子。

因為,他是從西南軍區成長起來的,看過了太多的軍人,為了這個國家犧牲,比如班長那些人,也有太多的科學家,為了武裝不受製於人,將自己的火熱青春,完全交給了枯燥無味的實驗室,比如楊老等人,還有一些隱姓埋名的特工,連自己的國家都不敢回,就是怕暴露自己,比如死在了紐城的鼴鼠,雪鷹,還有犧牲在牛子國那個默默無名的男人。

算下來,這樣的不計生死的老兵,老科學家,特工,實在太多了。

為了炎國的繁榮昌盛,他們流儘自己的血,都無怨無悔。

可是,就是這些無私奉獻的軍人和科學家,卻讓不願意流自己血的人,在背後點評,憑什麼?那些人有什麼資格?

這一刻,陳淩的表情猶如寒冰一般,身上殺氣閃爍。

“你們還記得曆史嗎?那是紅色旗幟還冇有誕生的時候,曾經有人說過,自古變法,都是流血犧牲開始,我願意第一個為變法流血,鼓勵後輩子孫,奮鬥圖強,不怕死,敢去死,讓後輩子孫不再受製於人……”

“而這個偉大的人被砍頭後,群眾還在吃人血饅頭,覺得他蠢,但是幾十年後,這個第一個為國家強大而變法的人,他的弟子,徒孫之中,終於誕生了兩個最偉大的人,結果了他的使命,從此紅色旗幟插遍炎國大地,從曆史往前看,就是第一個被砍頭的人,種下的因。”

聽到這裡,所有人都一臉沉重,默不吭聲。

他們都知道,這些日子,反戰的聲音,其實一直都存在,尤其是很多軍人犧牲的訊息傳來,這樣的聲音更大。

因為,他們受到西方思想的影響,提倡人道主義精神,反對戰爭,不想再有人為此犧牲。

而現在,陳淩的話,讓一些被誤導的人,開始反思。

許多人下意識地握緊拳頭,臉色有些發燙。

也許,他們真的誤會了祖國的軍人。

如果不是這些軍人,他們哪裡有現在這樣美好的生活?

頓時間,這些人滿臉羞愧,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而內疚。

陳淩看到眾人的神色,停頓了下來,給了這些人沉思的時間。

片刻之後,陳淩才繼續道:“還有,那些崇洋媚外的傢夥,我也不知道你們為什麼會有那樣的想法,甚至,某些人還一心想要離開國家去洋鬼子的過渡。”

說著,陳淩冷冷一笑,搖頭道:“開玩笑,我們民族有五千多年的輝煌曆史,我們領先全世界五千多年,就落後了那麼一點點,就讓你們如此看不起自己的民族,你們就這樣不自信嗎?認為祖國無法實現復甦和騰飛嗎?”

唰。

在場的很多民眾,不由自主地站直了身體。

他們能夠站在這裡,自然都是真正的炎黃子孫,而輝煌的曆史也是他們最為自豪的事情。

當年,他們祖國是多麼強大,曆史有源遠流長,現在的落後一定是暫時的。

陳淩繼續道:“是,我們國家或許還有一些地方趕不上洋鬼子,可是,我們進步很快,從一窮二白,全國5.4億人口百分之八十的人文盲,冇有半點工業底子的情況下,發展到了今天,你們想想,我們才用了多少年?我想問一句,那些傢夥能做得比我們更好嗎?這樣的一個國家,你有什麼資格看不起?你們好意思嗎?”

“這就是我們自己的國家,一個能讓洋鬼子無限警惕,想方設法阻礙發展的國家,反正,有些人既然選擇了離開,以後想要回來,那就絕對不可能,因為,冇人會接受拋棄祖國的人。”

這些話都是陳淩心裡最真實的想法。

往後,他肯定推動國家這麼做,選擇在彆人的國度宣誓,改變國籍,就不能再擁有回來的權力,否則,都對不起流血犧牲的軍人。

呼。

陳淩輕輕呼了一口氣,看了一眼那些攝像機。

這是全國直播的,他也不知道,這些話語,能不能讓某些人醒悟。

當然,如果那些人繼續零頑不靈,那麼,他隻能動手進行清理,不可能讓那些人壞力大事,因為,炎黃民族的復甦與崛起,從來就不是那些人能承擔的責任,也不容任何人阻礙,任何精緻利己主義者,都要退出曆史的舞台。

唰。

陳淩的目光,再次落在那些烈士的骨灰盒上,繼續開口道:“雖然有少數人的做法讓人心寒,但是,我們應該慶幸,我們軍人體內的熱血,依然冇有冰冷,傲骨還在,他們用自己的鮮血與生命,告訴了那些不安分分子,自古至今,我們從來就不畏懼戰爭,儘管,許多軍人已經犧牲,但還有更多的人會站出來,繼續為了國家與民族拚命。”

說到這裡,陳淩冇有繼續往下說。

該說的,他都說了。

至於,那些人怎麼做,他也無法控製。

反正,任何人都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如果那些人繼續抹黑軍人之類的,他不會心慈手軟。

接下來,在陳淩的帶領下,在場的所有人與家屬,一起為英雄們送行,讓英雄們安眠在這座烈士陵園之中。

從今往後,隻要炎國不滅,英雄們就永遠不會被遺忘。

這也是,在呂宋那邊,每次戰爭結束後,陳淩都讓人將所有烈士的骸骨找回來,並帶回國的真正原因。

畢竟,烈士已經犧牲,他們不可能再讓烈士默默無聞,應該接受所有人的緬懷。

等到葬禮結束,時間已經到了中午。

等將所有的家屬都安排坐上車離開後,陳淩也從烈士陵園走了出去。

英魂迴歸,算是了結了他一樁心事。

不過,那些勢力不安分,戰爭肯定還會無休止地發生。

他能做的,隻有想方設法提升自己以及炎國戰士的實力,等上到戰場的時候,能用最小的代價,換來戰爭的勝利。

總之,像剛纔那樣的畫麵,他再也不想看到。

陳淩不由加快腳步,走了出來。

剛剛走出烈士陵園,他就看到了滿臉燦爛的林雪,站在門口那裡等著他。

而林雪的雙手,抱著一個天使一般的嬰兒。

蹬蹬。

陳淩愣了一下,立刻大步流星地衝過去,看著林雪懷中的嬰兒,用顫抖的聲音,問道:“老婆,這是……我們的孩子嗎?”

“這是我們的愛情結晶,我一直等著你回來。”

咯咯……

林雪笑了起來,發出了銀鈴般的笑聲,然後,連同孩子,撲入他的懷裡。

她很滿足,等待都是值得的。

她嫁了一個英雄丈夫,讓她充滿了傲然。

隨後,她拉起嬰兒的手,一起緊緊握住了自己丈夫的手。

感受到陳淩雙手的粗糙,林雪滿臉心疼。

這雙手,握著鋼槍的時候太多了,對著戰旗敬禮的時候也太多了。

鋼槍森寒,戰旗冷血。

現在,是時候讓它享受溫柔的滋味了。

軍人,一樣需要自己的愛情!

ps:全書完了,確實好像讀者留言,前期激情熱血,中期奮鬥不息,後期歸於平淡,這也是陳淩的成長經曆,他太累了,作者也累了,500萬字結束,剛好,其實後麵還有家人,還有戰友的故事,但這些都是小問題了,完本撒花,感謝一路跟讀的夥伴們,你們是最可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