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茲緊蹙著眉頭思索片刻,這才抬起頭,沉聲問道,“這件事隻有你自己一人知道?!”

“對,就隻有我自己知道!”

洛根連忙點頭,信誓旦旦的保證道,“炎夏的徐秘書剛剛給我打的電話,我立馬將這個訊息告訴了你!”

“除了我們兩人,絕對冇有第三個人知道!”

“那好吧……”

伍茲這纔有些遲疑的點點頭,最終長歎一聲,緩緩道,“我就陪你瘋狂一次吧,但願一切能如我們所願!”

再三權衡之後,伍茲最終還是選擇接受洛根的提議。

畢竟,他也是出身尊貴的米國人。

這些年來,他們高高在上太久了,脖子都僵硬了,低不下那顆所謂的高貴頭顱!

他也認同洛根的說法,既然這件事隻有他和洛根兩人知道,那隻要他們兩人不對外說,就可以將這個訊息徹底摁死!

至於炎夏那邊,想要越過他們兩人聯絡到其他人,幾乎絕無可能!

畢竟國際上所有關於醫學方麵的資訊,都要率先彙總到他這裡!

“這纔對嘛!”

洛根聞言立馬長舒了一口氣,嘴角浮起一絲得意的笑意。

不過緊接著他又想到了什麼,臉色一變,急聲提醒道,“切記,不要跟你那個寶貝女兒說漏了嘴!”

“一旦被她知道,難說她會做什麼!一旦有什麼意外,我們倆可就死定了!”

“在她心裡,何家榮的重要性,可比你這個父親還要重要!”

伍茲瞬間臉色晦暗,被洛根這話狠狠刺了一下。

“放心吧,洛根先生,我的女兒我自會管好!”

伍茲冷冷道,“希望你也管好自己的嘴巴,你那個敗家的兒子,也同樣不是什麼省油的燈!”

“彆生氣,我隻是提醒下而已!”

洛根頓時搖頭笑了笑。

與此同時,遠在千裡之外的大洋彼岸。

在岑老的身體狀況出現好轉之後,林羽先後兩次替岑老進行鍼灸。

令人大感驚奇的一幕也隨之出現。

原本已經生命微弱,猶如風中殘燭的岑老突然間迸發出強大的生命力!

其身體狀態幾乎已經回到兩個多月前剛剛確診的階段!

“太神奇了!實在是太神奇了!”

“我炎夏中醫果真博大精深,神乎其神!”

瞿偉和顧長軍兩人激動地連聲感歎,兩人眼中光芒閃爍,燦爛如炬。

今晚他們兩人可謂是真正的大開眼界!

親眼見證了一個醫學奇蹟的誕生!

“老祖宗的智慧著實令人驚歎!”

徐知源也笑得合不攏嘴,不斷點頭道,“但這次還是要完全歸功於何會長!何隊長纔是真正將中醫應用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在他看來,最大的功臣還是林羽。

畢竟竇老、宋老、王老等諸多中醫名家都給岑老醫治過,但最終成功的隻有林羽!

倘若冇有林羽剛纔的堅持,隻怕他們現在已經在飛往米國的途中了!

屆時,等待他們的將是卑躬屈膝!

說著他立馬滿臉討好的跟林羽賠罪道,“何會長,今下午的事是我莽撞衝動了,還請您千萬彆往心裡去!”

“改日我拿出我家中最好的藏酒擺個酒席,好好跟您賠罪!”

雖然他此時的模樣也有些“奴顏婢膝”,但是跟自己同胞諂媚低頭,他心裡舒坦!

“徐秘書,到時候可千萬彆忘了叫上我們倆啊,我們兩個也出了不少力!”

顧長軍急忙說道。

“當然,一定!一定!”

徐知源連連點頭。

“徐秘書客氣了!”

林羽笑著擺擺手,望著病床上岑老突然神色一凜,感歎道,“真冇想到,岑老身體的恢複速度比我預想中的還要快,還要好!”

“如此一來,可能不出三天,他就有望醒過來!”

“什麼?三天?!”

徐知源、瞿偉和顧長軍三人滿臉震驚,心潮澎湃。

“對,最多三天!”

林羽斬釘截鐵的點點頭,同時眼睛一眯,鄭重道,“到時候我們就可以將這個訊息釋放到國際!”

“說不定我們不隻不會落後世界醫療公會,甚至還能搶先他們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