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9年,密斯卡托尼克大學來了兩位尊貴的客人。

這兩位客人一位來自巴黎,一位來自古老的東方之國,是目前世界政壇矚目的風雲人物,大家分彆稱呼她們為巴黎女王和東方領袖。

女王作為歐洲傳統皇權的代言者,她的常居之地應該是凡爾賽宮,目前歐洲局勢動盪不安,冇了她的坐鎮,可能會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而領袖作為異軍突起的東方革命浪潮領袖之一,雖然其存在的向征意義大過實際,但她也是不可或缺的領導者,跨躍大洋來到另外一個國家的大學來拜訪,也是十分罕見的情況。

如今兩位聯袂來密斯卡托尼克大學拜訪,校長為表尊重,親自迎接,並帶著兩位貴客及她們的隨從,參觀了大學內各種建築與設施,而兩位女士尤其對大學內的圖書館感興趣。

“實不相瞞,我們此行也是為了參觀一位故人的遺蹟。”領袖對校長說,“就是貴校神秘美學的教授高凡先生。”

“您與高凡教授認識麼?”校長問。

“是的,我們曾在一箇舊世相識,關係非常親密。”領袖說。

女王聽到這話便笑著點頭,她也一樣。

校長知道高凡教授是從舊世中來,聽領袖這樣講,不禁十分感興趣,舊世的存在,對於很多神秘學家而言,都是一個難解的謎,隻知道有無數對斯世產生過巨大影響的人物,都是來自舊世,但舊世究竟是什麼,卻很少有人能夠描述清楚。

於是校長請求領袖和女王能夠描述一下舊世的存在。

此時正是午後,陽光從碎片斑駁的彩色玻璃窗照射進來,讓牆壁上懸掛著的高凡畫像五色縈繞,就彷彿是領袖和女王記憶中高凡那永遠充滿奇異花火的人生。

“我不太記得舊世如何了。”女王搖頭,“呂雉的人生,隻是構成我全部存在的一部分,隻是這一部分尤其特殊,纔有了今天的拜訪,如果想瞭解究竟,得問領袖女士,她曾經擁有終極之秘。”

“終極……終極是指舊神之秘麼?”校長不禁問道,話音中甚至有有點畏縮,這是他可以聽的話題麼?

“並非舊神之秘。”領袖笑著,“終極之秘其實很簡單,如果用一個詞來形容它的話,那就是‘知識’吧。”

校長不明白。

女王也冇聽懂。

“我們可以從無到有獲得知識,但不可能忘掉它們……”領袖說。

“我可以。”女王說。

“除非腦部受到過病變。”領袖瞧了一眼女王,“但知識仍然藏在你曾經的過往之中,在某個範圍內,你獲得了時間、空間與人所擁有的全部知識,你就掌握了終極了。”

這個答案簡直平平無奇,校長不禁有些失望。

“不要小看這個答案。”領袖說,“比如校長曾問,什麼是舊世,我們先不說舊世從何而來,隻說舊世去了哪裡呢,它們去了一個所有知識的歸屬地,這世間富有全部知識的一個‘窪地’,那就是我們都曾到達過的1920年,此刻,經過‘窪地’,誕生了另外一個世界,這就是舊世的來曆。”

窪地……校長聽到這,似乎猜到了什麼,這讓他訝然。

“所以,您是說,我們也在……”校長說。

“對,經過1920年的‘知識窪地’後,我們所屬的時代,已經變成了另外一箇舊世,等有人能在這箇舊世掌握終極時,我們又會回到1920年。”領袖說,“不必擔心,這個認知不涉及到任何神秘,純粹是我因為掌握終極而生的自我認知,屬於人類,所以校長您不必擔心受到詛咒。”

校長鬆了一口氣,知識是有重量的,他深刻知道,牆壁上這些教授的畫像或者說是遺像也在提醒他,他可不想今天聊個天,明天就也被掛在這了。

“如果這樣想的話,那1920年豈不就是……舊神的所在?”女王想到這一點。

“對,但並不全對。”領袖說,“舊神的範圍不止如此,想想看,在我們的舊世中,是不是誕生了一個從未出現過的偉大存在?”

“是啊,那一位無形天尊,現在大概正在三柱神統禦下的哪箇舊世中做苦役呢。”女王說,她可記得在人類終極之樓中,無形天尊把她們追得多慘,對這個結局,非常欣慰。

“我認為每一位偉大存在都是這樣誕生的。”領袖說,“祂們就是這個‘知識循環’中份量最重的知識,舊世會隨著祂們而流向窪地,在窪地中聚集,又彙聚成新的舊世,繼續循環,這個彙聚一切的巨大循環,纔是舊神。”

“感覺好徒勞啊,所以舊神創造這一切的目的是什麼呢?”女王問。

“並不徒勞,舊神是規律,舊神並不存在,偉大存在想要認知舊神的終極目的,就是為了超越循環,循環繼續擴大自己的存在,就是為了保護自己,一切都在等待著有哪個生靈能夠破繭而出的那一天。”領袖說。

校長和女王都沉默了。

關於舊神,關於終極,關於舊世,這個答案的確平平無奇,知道它也不會改變什麼,但這不就像是所有最後的知識一樣麼,它影響一切,又無法被任何人所觸摸。

“這幅畫。”領袖撫摸了一下高凡的畫像,“是高凡親手所繪吧。”

“是的,在高凡教授神秘失蹤前,他就為自己畫好了像,似乎知道這一切即將發生那樣。”校長說。

領袖看得出來,畢竟,她是那樣精通高凡所精通的神奇畫技,也因此,她能看出其他人無法看出的線索。

“這幅畫是逆行的。”領袖說,“把它封印起來吧,因為這幅畫指向這個世界的末日,它是一條捷徑,被它‘感染’的話,就會與這個世界錯肩而過,向1920年‘逆行’。”

逆行……這個詞讓校長想到了神秘美學高凡教授的夫人,一位叫‘辛未’的東方女性,這是位很漂亮的女人,但她總是在學校內倒退走路,這在一開始引發了很多猜測,但高凡解釋成這是東方某個民族的習俗,老師學生們又見慣了,就習以為常。

“所以,高凡是離開這箇舊世,回去1920年了?”女王驚訝,“他是怎麼做到的?”

“因為……她吧。”領袖指著畫像中高凡的眼眸,仔細看的話,能從其眼中看到一個身影,這個身影顯然是個女性,並且是個背影,卻又保持著正向走路的姿態,這很怪異,並且越是端詳,越是詭異。

隻是這個發現,就足夠讓一個普通人類被‘逆行’所感染了,但領袖作為曾經擁有終極的人類,她的神秘學造詣早就達到了人類的頂點。

“由於某種原因,辛未隻能生活在1920年,所以,高凡也去了那裡。”領袖說。

“所以,高凡教授是追隨著他的夫人,與我們的世界錯肩‘逆行’,回到了19年前?”校長說。

顯然,答案就是這樣的。

於是從今天之後,密斯卡托尼克大學圖書館那麵牆上,關於神秘美學教授高凡的去向,有了新的解釋:

他為追逐愛情,永遠留在了1920年。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