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顯達看著天空,那裡可不僅僅是十二金仙所在,甚至還有專業攪局的道人以及玉虛宮之主——玉虛宮之主到現在為止都冇有向二代弟子出手,所以碧遊宮之主自然也不會來。本來應該是這樣的,然而今天恐怕又是一場結緣之戰,之前跟西方教那兩位的戰鬥今日怕是要再起。

那隻狒狒妖怪倒是戰意熊熊已經做好了準備,周顯達拉他先退了幾步,“太師,我等為你掠陣!今日你我怕是都不得善了了。”千山真人說道,而聞仲聽言隻是怒笑,這老傢夥迅速返老還童,眨眼之間變成了一個戴著半幅麵具的中年人,而龍虎雙鞭也化為了一條能自行延伸的黑色鞭子。

周狒狒一眼看過去就說了,“這他媽是禁鞭吧?”千山真人周顯達點點頭,“終究不是......隻能是燃燒本源法力性命,但求一時三刻能全力施展了。”這兩位太乙金仙都看得出來,聞仲是抱著必死之心準備帶人一起走了。禁鞭威力果然絕倫,眨眼之間已經抽爆了九龍神火罩,順便送走了黃龍真人跟太乙真人兩位金仙。

這兩位都是命犯殺劫,著了劫數之後去了封神台。眼看著又是一鞭要將普賢真人也送走,此時七寶妙樹飛出擋住了這一擊,而七寶妙樹回到準提手中之時,眼看著也是斷枝落寶,很是被抽掉了不少神通。準提這貨似乎還要說吾觀此寶與我西方有緣想嘗試收走禁鞭,此時周狒狒動手了。

千山真人周顯達眼看著自家這個本家兄弟言語之中極度囂張無禮,舉動也是快速淩厲,直接他媽的就一腳飛踢對著準提去了。當下也是搖頭歎息,二話不說一推道冠,展開無邊北冥汪洋慶雲天闕,金塔豪光萬丈迎上了其他可能的對手。這一次接引道人冇來,元始天尊冇有出手,他隻是漠然旁觀,於是周顯達一點不猶豫地對上了準提。

這一番是狒狒千山雙戰西方教二聖人準提,這準提也是靈醒,直接也是屁話一句不多說顯出金身法相,劈頭蓋臉地就準備接下這兩位太乙金仙的招數。

千山真人周顯達負責接下準提的法寶,以他玲瓏金塔的神通萬法不沾辟開準提七寶妙樹以及其他法寶的神通,而周狒狒則是負責貼身鬥毆,專門盯著準提的金身砸——此二人聯手,便是混元無極教主恐怕也要吃虧。這一番周顯達便不展開都天三十六雷陣了,喚出三十六員尚無真神的雷將出來,隻能是拖了那隻狒狒妖怪的後腿。

這狒狒妖怪凶暴至極,眼看著被金身一巴掌轟在臂膊,這妖怪也隻是高吼一聲打得好,隨後一拳丟在這金身臉上,硬是讓那張臉顯出了青麵獠牙的明王相。

另一邊聞仲殺瘋了,禁鞭猶如羅網一般,任他千般法寶來,我自一鞭抽爆,物理攻擊力堪稱絕頂。便是丟過來一個番天印,結果也就是被禁鞭一鞭抽回去,還裂開了幾分弄得廣成子心痛不已。他應該慶幸纔是,番天印這一擊擋住了禁鞭的反擊,不然廣成子怕是要倒黴,靈寶**師也已經被抽爆了,魂魄去了封神台。

接下來禁鞭夭矯如龍,眼看著要一鞭雙響抽死俱留孫與赤精子,結果卻被金蓮擋住——元始天尊終於動手了,他再不動手怕是十二位金仙弟子一個也跑不掉,禁鞭根本不是他們能夠擋得住的。“所擊無不破者,果然是天下一等一的淩厲法寶。”元始天尊話是這麼說,而禁鞭也是真的狠——直接便將天尊頭上慶雲所生金蓮一擊便抽去三分之一。

隨後鞭影如山,金蓮隨生隨滅,居然硬是被打得一朵都無法生成,繼續下去怕是元始天尊都要丟麪皮,奈何此時聞仲已經油儘燈枯,精氣神法力神通已經燃燒殆儘。那禁鞭頓時無力垂落,而這中年人的聞仲也是長歎一聲再無言語,直接化為了飛灰而去,一點真靈則是投了封神台。

“若非封神榜上客,怕是魂魄都會被燃燒殆儘。”周顯達還有空想這個。這實在是準提在聖人之中屬於比較弱的那個,兩位太乙金仙合戰他一人完全搞得定——雖然未必能贏吧,但是至少不輸。想要用什麼六根清淨竹釣走其中一位是想也彆想,這玩意剛剛一動就被周狒狒的妖火魔雷焚燒擊打,眨眼之間這寶光就去了七成。結果還得準提趕快將它收了起來。

聞仲一死,這禁鞭先是垂落, 然後突然之間分化為兩道金光,恢覆成龍虎雙鞭落於墨麒麟背上的囊中——冇錯,墨麒麟冇死。這麒麟也是悲鳴一聲,四蹄生雲直接便向著東方去了——看方嚮應該是回蓬萊島碧遊宮,而元始天尊並未阻攔。“天數已全,座下無福德之弟子也已經去了封神榜。”周顯達想道,“接下來怕是要通天教主出血了。”

怎麼想這個大頭也是要通天出,估計這位截教教主也早已經有所準備,玉虛宮元始天尊已經做得夠了,他坐視弟子之中運道不好的幾位去了封神榜,黃龍真人跟靈寶**師也就罷了,太乙真人可是法力神通俱佳的上流弟子,元始天尊居然也捨得。“這下不好說元始天尊護短。”準提一把刷出七寶妙樹,逼得周狒狒格擋了一下,之後這位教主便將身後退重新顯現道人形象。

這一番打鬥恐怕又要無疾而終,周顯達眼看著那狒狒朝他擠眉弄眼,神念之中也接到了這傢夥的傳音,“俺們後台大,老子心裡有數的。不然早就被那幾個傢夥給鎮壓嘍哈哈哈哈。”這狒狒又打了準提這個西方教的幾拳,看來心情好得出奇。也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之間吉光片羽,這狒狒眉頭皺起,“先走一步!事急矣!”

周顯達也能感到這天地之間黑了一黑,隻是不曉得準提跟元始天尊有冇有感到,他總是覺得這一刻整個世界恐怕隻有他跟狒狒妖怪是“可以動”的。這狒狒炸出黑紅色的光圈,一躍而起就消失了,而周顯達曉得他走了,是追著什麼東西走了——那玩意的氣質可是跟眼前的準提彷彿一體兩麵,氣息是互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