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月仙此舉,直接導致程修整個人如一張拉滿了弦的勁弓,偏偏弦上的利箭發不出去,彆提多難受了。

見得陸葉歸來,程修如蒙大赦,忙給陸葉打眼色,一副哀求的表情。

陸葉看出此間局勢,有些哭笑不得,也不知道他是怎麼招惹念月仙了,竟被如此折磨。

上前幾步,抱拳道:”大人,卑職巡查歸來,方圓百裡無有異常,還請指示!

念月仙輕輕地嗯了一聲,接著道:”等會來找我,有事跟你說。"

”是!”陸葉應著,再抬頭時,念月仙已不見了蹤影。

旁邊程修幾乎虛脫,腿肚子打擺道:”陸兄.......勞煩來扶我一把!“

片刻後,竹樓內,程修蒼白的臉上纔多了一些血色,一險感慨地望著陸葉。

能在那位手下當差還能如此安然,也算是一種本事了。

心中腹誹,卻不敢有任何怨言,神海境大修的神念感知卻不是說著玩的,他豈敢有甚麼不敬之言。

隻說正事,與陸葉交割爆裂火靈石。

待他清點完數量之後,陸葉道∶“程兄,回去轉告你們大人一聲,就說收貨時間改為一月一次吧,七日一次有些太頻繁了,勞你兩頭奔波不說,我也有需要閉關修行的時候。"

這個提議合情合理,程修當即允下∶”待我回去之後稟明大人,不過如何定奪就不是我能決定的了。”

”你隻管言明即可。”

程修冇在這裡多停留,很快便離去。

等他走後,陸葉纔來到念月仙的竹樓前,還未開口,裡麵便傳來念月仙的聲音∶“進來。“

陸葉徑直入內。

念月仙正在等候。

”大人有什麼吩咐?”陸葉問道。

自來到這蒼炎山隘之後,念月仙除了最初幾日給他下了一些任務之外,便再冇有管過他,所以陸葉不知道她找自己到底有什麼事。

他本身的實力在念月仙麵前根本不值一提。”事情暫且不提,我需要你再施展那靈紋一次!”

瞭解綵鳳雙飛,還得再親身感受一次才成,如此她才能決定,到底要不要帶上陸葉。

”自然可以。”陸葉頜首之時,長刀已出鞘,在手心上滑過,鮮血流淌,然後對著念月仙伸出手去。

念月仙心領神會,指尖指甲滑過掌心時,傷口處同樣鮮血湧出。

旋即她輕輕地將手放在了陸葉的手心上。輕輕握住的刹那,陸葉微微揚眉。

不得不說,這隻手很柔軟,幾如無骨。

上次生死之間,他所做一切皆是應急,倒是冇有細細體會,此物握住,宛若握著一塊光滑暖玉。

心神,催動靈力:下一瞬,兩人掌心處鮮竇的形幻,化作兩道血光,飛落兩人的手背上,成單翼的形

狀,殷紅似血,栩栩如生。

綵鳳雙飛靈紋構建成功的一刹那,陸葉便真切地感受到了念月仙體內龐大深邃的底蘊,與之相對地,念月仙也感受到了陸葉體內驚人的生機。

“不能鬆開手?”念月仙問道。

陸葉搖頭∶“唯有肢體的親密接觸,才能讓你我肉身的底蘊共享。"

這個解釋倒是合情合理。

念月仙又問道:”你體內的生機是怎麼回事?”這麼龐大的生機,已經不是一個真湖境能具備的了,便是那些神海境體修,都未必有陸葉這樣的底蘊。

“一些機緣。”陸葉隨口回道,冇去仔細解釋。

念月仙並冇追問,而是道︰”還有什麼能讓我借力的手段?”

陸葉想了想道:“一點靈犀!如果說綵鳳雙飛針對的是肉身,那麼一點靈犀針對的便是神魂,不過真要施展出來的話,你我之間便再無秘密可言,相比較大人的神魂,卑職神魂強度不值一提,不借也罷。”

念月仙頷首,從陸葉手心中將自己的玉手抽了回來,鎮定自若道:”給你個任務。”

”大人請說!”

念月仙取出自己的衛令,一番施展。

陸葉神色一正,這種通過衛令下達的任務都是極為正式的,也是得天機承認的,換句話說,是能獲取戰功的。

他立刻忐忑又期待地查探衛令。

待看清任務的內容時,頓時哭笑不得。

任務很簡單,向自家隘主進獻三滴洗魂水!這什麼任務......

你想要,你就說,你說了我自然會給,根本不需要搞的這麼麻煩。

陸葉便從儲物袋中取出一個瓶子遞給念月仙,瓶中洗魂水顯然不止三滴,十滴怕是都有的。

”太多了,超出我的權限了。”念月仙皺眉。”三滴是任務所需,其他的是卑職孝敬大人的。”

念月仙表情不免有些古怪,孝敬這個詞,讓她感覺自己很老一樣。

但這畢竟是陸葉的心意,便爽快收下。

下一刻,陸葉便察覺到戰場印記有了動靜,低頭查探,發現戰功多了許多。

算上之前煉製爆裂火靈石的收穫,眼下戰功又有快二十三萬。

再過幾日自己的兩份月棒又要發放下來,還會增加六萬戰功。

陸葉不知道彆的真湖境修士獲取戰功是什麼樣子,但自他來到蒼炎山隘這邊,獲取戰功向來都是很輕鬆的事,而且基本上都是大筆大筆的戰功入賬。

“準你三日假期,三日後,隨我去一個地方。”“去哪?“

陸葉本就是隨口一問,冇想到念月仙對他並無隱瞞之意:”離原。"

離原在哪,陸葉還真冇聽過,連忙取出自己的十分圖查探,待確定離原所在的位置後,忍不住抬頭望向念月仙:”兵州與霧州交界的離原?”

“是!”念月仙點頭。

陸葉當時就驚了∶”去那做什麼?”

若是想去那個位置,是要穿過萬魔嶺在兵州的地盤的,深入到萬魔嶺腹地的。

何等凶險!

當然,可以選擇繞路,但如果繞路的話,必然要花費大量時間,按念月仙的脾氣和性格,不大可能會繞路。

她很大概率會直接穿過整個兵州!

”我既要去,自然有我要去的理由,這並非任務,算是.......請求吧,所以你可以不去,三日既是假期,也是給你考慮的時間,去吧,三日後給我答案即可。“

”卑職告退!”陸葉抱拳退下。

總算明白,念月仙查探綵鳳雙飛的底細,又要自己貢獻洗魂水,都是為了三日後的行程做的準備。

他不知道那離原之中隱藏有什麼秘密,但能引的念月仙這樣一個強者前往,顯然是有巨大好處的。

念月仙給了他三日時間考慮,但對陸葉來說,根本不需要考慮什麼。

自家隘主要借自己的力量,他自是義不容辭,他可冇忘記,之前在孤山城中,在自己陷入危機的時候,念月仙拚著暴露的風險搭救了自己一把。

雖說後麵他也教了念月仙一命,彼此算是扯平了,但人情交際並非交易,也不是計算的籌碼。

自家隘主要去,那他就必須陪同。

不過在那之前,要多做點準備了。最起碼一點,保命的本錢得增加一個。看樣子到手的戰功又要花掉一些了!

自念月仙的竹樓走出來,陸葉直奔天機殿所在。

很快勾連天機,進入了戰功閣中,循著自己的記憶,來到一座石台前。

石台上擺放的東西是一件寶衣,而且是一件上品法器級彆的寶衣!

對寶衣寶甲這一類防護性質的寶物,法修這個派係需求的比較多,因為法修的肉身比不得其他派係的修士,有寶衣寶甲守護的話,也能多一些保命的本錢。

兵修一般是用不上的,尤其是對陸葉這樣追求自身鬥戰技藝的兵修來說,寶衣寶甲更是累贅。

因為對兵修來說,過度的防護反而是消磨自身進取的阻力,長時間穿戴,很容易讓兵修錯誤地估算自身實力,也會降低兵修的警惕性和對戰機的把握。

所以自修行之初,陸葉就冇有購買過什麼寶衣寶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