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七 風雲際會

第2619章    深入探查

一等介麵!

姚澤瞳孔驀地一縮,心中震撼。

眾所周知,某個宗門內有修士成就尊者,那整個介麵都會晉升至二等介麵,甚至數位 乃至數十位尊者所在的介麵都依舊是二等介麵。

而一等介麵絕不相同。

它們是大帝道場所在,和月光寶殿所在的楚州界一樣,雷虛域中兩個一等介麵正是雷無極和虛婆離兩位大帝道場所在,雷殿之於中州界,虛宮之於青州界。

這些域外大軍竟敢圍攻青州界!?

誰給他們的膽子!

那少婦不敢亂動,神情忐忑地站在那裡,心中胡思亂想著,這位蒙麵前輩不知道是不是邪修,如果他要求自己陪侍,怎麼辦?

拒絕當然不可能,陪侍幾次都可以接受,最擔心的是成為對方的鼎爐,那結局何其悲慘……

此女眼珠轉動不停,半響不見對方有何動靜,她試探著微微抬頭,下一刻,神情卻驀然一滯。

眼前空蕩蕩的,那裡還有蒙麵前輩的影子?

對方竟不聲不響地離開了,隻有一個細長的玉瓶漂浮在那裡……

少婦心中一喜,急忙探手將玉瓶緊緊抓住,忙不迭地倒出一粒白色丹藥來,空中瀰漫起一縷奇異香氣。

“這是……芍陽丹!”

少婦尖叫一聲,又驚又喜。

此丹對於元嬰修士極為珍貴,上一次她在拍賣會上見到此丹,三顆就拍出了難以想象的天價,而現在對方竟一下子賜下一整瓶!

有這樣一瓶芍陽丹,自己完全可以衝擊化神!

少婦緊緊地將玉瓶抓住,目光在海空中掃過,心中生出一絲遺憾,對方竟根本冇有提出陪侍的意思……

數千萬裡外,一道耀目雷芒劃過天際,姚澤心事重重地在空中疾駛著。

那瓶芍陽丹隻是之前閒暇時間煉製的,專為雀兒零食之用,現在已經毫無用處了,不過對於元嬰修士來說,卻彌足珍貴的。

一位元嬰修士對當前的戰局所知應該是道聽途說而來,其中有著不少難辨真假,可域外大軍圍攻青州界這樣的大事,肯定冇有誰敢胡編亂造的。

大帝虛婆離會容忍這樣的事發生?

就像當初黑衣親眼目睹不周山那位大人物施法,就是千萬修士聯手自衛,大帝隨意伸出一根手指,也可以將他們儘數覆滅。

大帝強者掌控本源之力,可以隨意調動天地偉力,修士再多,難道可以違抗天意?

即便大帝強者不屑親自出手,尊者修士嚴禁出手,虛宮中的大羅金仙也超過千人,什麼大軍能夠阻擋?

再加上依附虛宮而存在的那些大小不一的宗門,根本難以計數,這些域外修士是不是被勝利衝昏了頭腦,竟敢跑到青州界……

自尋死路!

知道了眼前自己所在的位置,他完全可以通過時空之門回去,不過對於青州界的形勢委實好奇,再加上雷虛域的一等介麵自己從未來過,是故他決定前去探視一番。

一片銀色的沙礫平鋪在大地上,一眼望不到邊際,除了外圍有些低矮的灌木,以及稀稀疏疏的雜草外,再朝裡麵延伸,寸草不生,天地元氣幾近於無,還冇有靠近,就可以感受到滾滾熱浪撲麵而來。

白銀戈壁。

這戈壁在天刖界中頗有些名氣,當然不是因為此地惡劣的環境,而是通往青州界的唯一入口就在這白銀戈壁深處。

姚澤站在高空中,感受著這滾滾熱浪,雙目微眯地朝前望去。

在極遠的天際間,有道墨綠色的痕印橫貫天地,如同一道黑刀將戈壁切割成兩半,那裡據說就是入口所在。

他默立片刻,一陣清風吹過,身形慢慢地變得虛幻縹緲,竟和風融為一體。

從帝不群那裡獲得了風之奧義,無論飛行還是隱匿,都有著莫大助力。

十幾個呼吸的時間之後,那片墨綠的烏雲翻滾湧動,和下方的白銀戈壁雖隻是一線之隔,卻如同兩個不同的世界。

數座高大的雲台佇立,表麵銘印著諸多隱晦符文,而且這些雲台看似隨意擺設,卻暗含某種神秘規律,竟佈置了厲害禁製的樣子。

雲台環繞的中間是一座圓形建築,散發著濛濛青光,而在建築的前方,此時站立著十幾位背生雙翼的修士。

域外生靈!

這些修士修為大都在仙人以上,其中還有兩位帶頭模樣的真仙修士,一個個站在那裡,神情肅穆。

整個天地都有種蕭殺之氣瀰漫著,姚澤站在高空處,若有所思。

那女子所言果真不虛,域外生靈已經攻到了青州界……

以他的實力,完全可以強行闖進去,隻是那樣一來,等於自己徹底暴露,敢圍攻青州界的域外大軍,實力肯定不凡,他可不想在這裡和對方直接乾起來。

就在他遲疑之際,似有所感應,扭頭朝著後方望去。

一炷香的時間之後,一道黑光呼嘯而來,在空中一轉,停了下來,卻是一艘通體漆黑的巨大飛舟。

“是茲海大人他們回來了!”

“這一次收穫不知道怎麼樣……”

“估計隻能抓捕些散修,那些宗門家族早都一網打儘,也許會有些漏網之魚。”

那些守衛似是知道些什麼,議論紛紛,而兩位真仙修士早已騰空而起,迎了上去。

一道黃光從飛舟中閃爍飛出,卻是一位麵容猙獰的大漢,赤 露著精壯的上身,下身裹著一張花斑獸皮,背後拖著一對佈滿黃色鱗片的肉翼,正是位大羅金仙。

“見過茲海大人,恭喜大人滿載而歸。”諸多守衛齊聲高呼著。

“滿載個鬼啊,還差一萬多,本君都急壞了。”

大漢麵色陰沉,站在那裡冇好氣地一擺手,聲音轉厲,“快點出來,不要磨磨蹭蹭的。”

頓時一道道身影從飛舟中衝出,有男有女,修為參差不齊,卻都是些人族修士,此時一個個的垂頭喪氣,麵色如土,身上的氣息混亂不堪,顯然體內已經被打下禁製。

這群人族修士有三四百人,兩側有數十位域外生靈步步看守,想逃絕無機會的,而那座圓形建築早已打開通道,那猙獰大漢當先前行,數百修士魚貫而入。

高空中姚澤心中一動,他自然不會去試圖解救這些人族修士,一陣輕風拂過,無聲無息地隨著隊伍朝著通道行去。

兩旁的護衛笑嘻嘻地,不住指點著,目光多在那些稍有姿色的女修身上打轉,哪裡會想到眼皮底下竟有人大模大樣地通過。

圓形建築銘印著繁奧陣紋,而且隱約間明滅不定,似乎一直處在隨時可以激發的狀態中。

“大人!大人饒命啊……”

就在此時,隊伍中衝出來一位公子哥打扮的年輕修士,華麗的衣衫上沾滿了灰塵,秀氣的麵龐毫無血色,此人匍匐在地,不住地叩頭,尖聲大叫著:“大人,小的情願為奴,小的不想死啊……”

原本和這公子哥站在一起的幾位修士麵色一變,嘴唇抖動著,顯然他們都是來自同一個地方,見此一幕,他們雖冇有阻止,卻一個個地將頭扭開,似乎不想再看。

“砰”的一聲,一位護衛抬腳將其踢個跟頭,厲聲嗬斥,

“不想死的,就趕緊回去!”

“文青……”

其中一位年長男子有些不忍地將公子哥拉起,再看對方滿口鮮血噴出,整個左臉都凹陷下去。

混亂之中,隊伍已經都進入了圓形建築中。

不料就在這一刻,那圓形建築驟然發出刺目光芒,大片的陣紋浮現而出,而外麵佇立的數座高大雲台同時發出“嗡嗡”的異鳴聲,各色異芒隨之閃爍。

見此異變,那些守衛都大吃一驚。

“小心!”

“敵襲!”

整個人族修士隊伍同樣大亂,而黃光驀地一閃,卻是那位猙獰大漢去而複返,厲聲喝道:“哪裡有敵人?”

“大人,要塞發出警報,應該是有人暗中偷過!”有護衛大聲迴應。

“嗯,竟有此事?”

大漢目中精芒大盛,磅礴的神識如潮水般湧出,狂掃而過。

而就在這一刹,異變突起!

呼嘯風聲驟起,一股狂暴的颶風無端地生出,道道規則鏈條一道又一道地,充斥著整個要塞。

恐怖的力量席捲橫掃,攜裹著數百位人族朝著前方呼嘯而去。

“還真有人偷過,找死!”

猙獰大漢先是一怔,隨即冷笑一聲,背後雙翅驀然一扇,頓時黃光狂閃,一道恐怖的力量隨之瀰漫開來,瞬間籠罩整個要塞。

“轟”的一聲巨響!

那呼嘯的颶風驀地一顫下,周圍千丈範圍的虛空都嗡嗡狂震,竟浮現出密密麻麻的龜裂線紋來。

“讓本君看看你到底是誰……”

猙獰大漢獰笑一聲,雙手驀地一搓,一道銀色劍芒從掌中激射噴出,在空中一頓下,化為無數道纖細的劍絲,帶起滾滾劍氣縱橫,轉瞬間就形成一個龐大的劍陣,朝著前方絞殺而去。

此人手段非凡,幾乎在瞬間功夫,淩厲無邊的劍氣就充斥著整個要塞。

“啊啊啊……”

數十道慘呼聲同時響起,猙獰大漢麵色一變,單手一招,滾滾銀色劍氣就潰散湮滅,混亂無比的要塞恢複了平靜,隻有地上橫七豎八地躺滿了修士,刺鼻的血腥氣息升騰。

近百位域外修士一湧而至,仔細檢查起要塞內每一寸空間,折騰了大半天的時間,毫無所獲。

“怎麼回事?這裡的禁製怎麼會突然失控?還胡亂編排什麼敵襲……”猙獰大漢厲聲嗬斥著,隻是目光不住地掃過四周,眼底深處有著絲絲疑惑。

到底有冇有人偷潛進來,堂堂大羅金仙都無法判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