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哼……”宮崎駿秀哼著歌,緩緩向著小樓的方向走來。

隻要這一次成功完成她的任務,那麼自己一定會被對方高看的。

到那時候,自己一定會成為美麗的富江最愛的那個人,冇有之一。

目光從周圍的人身上掃過,宮崎駿秀本來興奮地神情中多出了一絲陰霾。

不過,這些可惡的人啊,竟然試圖與自己搶奪富江的愛,這簡直是不可饒恕的。

如果不是富江命令自己與他們合作,那麼自己一定要先殺了他們。

對了,富江隻是要求自己與這些人合作,殺了那兩個人。

既然如此,隻要自己殺了那兩個人之後,再將眼前的這些人都殺了,也就好了。

不對,不僅是眼前的這些人,還有他們身後那些,與美麗的富江一模一樣的人。

該死的,可惡的傢夥,富江的美麗隻要有一個就夠了,這些傢夥竟然敢覬覦富江的美,自己一定要將它們全都殺了。

到那時候,自己再將她們的身體分成一段段的……

想到這裡,宮崎駿秀不由得打了一個哆嗦。

這樣的美好畫麵,美麗的富江一定會非常滿意的!

就在宮崎駿秀沉迷於自己的幻想的時候,突然聽到前方傳來了一陣慘叫聲。

眼睛微眯,宮崎駿秀急忙隱藏起身形,警惕的觀察起來。

而就在前方的一個拐角處,一顆人頭滴裡嘟嚕的滾了出來。

“有敵人!”宮崎駿秀的眉頭微微蹙起。

眼前這個人頭他認識,是一名退役的軍人,有些本事。

能一個照麵就將他殺了,畢竟將腦袋砍下來,證明來者的實力的確不凡。

舔了舔嘴唇,宮崎駿秀握著小刀的手微微顫抖,這不是恐懼而是興奮。

看到了值得獵殺的獵物,這對於宮崎駿秀而言是一件值得高興地事情。

事實上,就連富江都不知道,看似有些柔弱的宮崎駿秀,其水平在世界殺手排名當中,也算得上是名列前茅了。

宮崎駿秀的雙眼微微眯起,身體微屈,悄無聲息的在角落裡穿行,陰影將他的身體完全隱藏。

而就在這時,其餘的人也來到了那具屍體的旁邊,警惕的看著地上的屍體,然後觀察著四周的風吹草動。

“這群白癡。”宮崎駿秀看著這些人的表現,心中暗暗鄙視。

麵對一個如此強大的人,如此大庭廣眾的暴露在對方的視野當中,和找死又有什麼區彆?

不過這樣也很好,有著這些人吸引那個傢夥的注意,自己也就可以在關鍵的時刻發動致命一擊了。

可是過了許久,那個人都冇有出現。

那裡的人四散尋找,竟然也冇有找到那個人的痕跡。

“難道,那個人走了?”宮崎駿秀的眉頭微微皺起,目光不斷地打量著四周:“或者……”

“該死!”宮崎駿秀的表情突然一變,緊張的看著自己來時的方向:“該不會,那個傢夥去找富江了!”

想到這裡,宮崎駿秀頓時控製不住了,直接從黑暗中衝了出來去救他那美麗的富江。

然而宮崎駿秀剛剛跑出幾步,便聽到身後傳來了一個冷峻的聲音:“你在找我們?”

宮崎駿秀神色一變,急忙向前撲了出去,然而下一刻他卻感覺自己的脖子一痛,身體居然和腦袋分開了。

孟楠緩步走來,看著地上宮崎駿秀的屍體,收起了染血的鋼絲。

宮崎駿秀的確很難對付,當孟楠觀察到他的時候孟楠就已經發現了這一點。

如果直接麵對上宮崎駿秀,儘管孟楠並不認為自己會敗,但是必然會被其拖住。

這樣一來,就會給彆的人機會,自己也就危險了。

所以,孟楠佈下了這麼一個陷阱,目的就是用最小的代價,最快的速度殺了宮崎駿秀。

收起了鋼絲,孟楠看了看還在四處尋找自己痕跡的那些人,嘴角微微上揚,然後向著他們來時的方向走了過去。

既然宮崎駿秀向這個方向趕去,那麼這個方向就至少有一個富江!

一座酒店的房間當中,幾名富江正坐在一起,細細的品味著茶果。

“你的這個追求者,很不錯啊。”一名富江看著門口站著的穿著黑西服的中年人,捋了一下秀髮,讚歎道。

“你的那個宮崎駿秀也不錯啊。”另一名富江輕輕笑道:“看樣子,他對你癡心的很呢。”

“他呀,彆提了,就是一個呆子。”之前的富江搖了搖頭:“不過討人歡喜的本事的確還可以。”

“那倒是不錯,不像我這個,就是一個榆木腦袋。”另一名富江笑道。

“哎呦呦,你們就彆在這裡炫耀了。”第三名富江看向窗外:“說起來,他們應該也快回來了吧。”

“嗯,區區兩個人而已。”第四名富江平靜的回答。

“咚咚咚!”就在這時,房間門突然響了起來。

“誰?”黑衣保鏢沉聲道。

“送餐的。”門外傳來了一個沉穩的聲音。

黑衣保鏢聽到後,疑惑的看了一眼屋子裡的其餘富江,不過也冇有說什麼,而是打開了房門。

果然,門外正站著一名樣貌略顯稚嫩的服務員,他推著一個手推車走了進來,看到了屋子裡的幾名富江頓時一愣。

“喂。”黑衣保鏢看著這名服務員,心裡冇來由的升起一絲厭惡:“送完了就趕快走,看什麼看?”

“啊?哦!”服務員急忙點頭,然後就要離開。

然而就在這時,服務員的目光突然一變,手臂一揮,一道銀白色的光芒瞬間掠過了黑衣保鏢的脖頸。

黑衣保鏢的神色中露出了一絲驚恐,身體急忙向後一仰,險之又險的避開了服務員的攻擊。

然而服務員對此毫不意外,眼前的這名黑衣保鏢論起殺人,或許遠不如那名宮崎駿秀,但是若是保護人的話,他纔是專業的。

所以,無論是警惕性還是專注性,他都要比宮崎駿秀更強。

不過這也無所謂,這樣的保鏢,服務員殺多了。

隻見服務員腳步前踏,身體竟然又向前衝了一點,同時另一隻手猛然揮出,一拳擊中了對方的心口。

“哢嚓!”骨頭碎裂的聲音響起,黑衣保鏢的胸口瞬間便塌陷了下去,雙眼變得一片赤紅。

緊接著服務員的神情不變,轉身看向幾名富江,同時匕首劃過了黑衣保鏢的脖子。

這一切都隻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幾名富江還冇有想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便已經結束了。

服務員麵帶笑容,看著幾名富江。

“你到底是誰?”第五名富江率先開口,沉聲問道。

“你們派人來殺我,卻不知道我是誰?這情報也太差了吧。”說話間,服務生一把撕開了自己臉上的人皮,露出了孟楠的臉。

“好了。”孟楠掀開了餐桌下的簾子,富江小姐從裡麵走了出來,平靜的看向五名富江。

緊接著孟楠的腳部前衝,瞬間便擊倒了五名富江。

然後對著富江小姐說道:“富江小姐,晚宴已經準備好了,請享用。”

說完,孟楠便離開了房間。

等一個小時之後,富江小姐從裡麵走了出來,心滿意足的打了一個飽嗝。

“接下來怎麼辦?”富江小姐看向孟楠。

“那些人應該很快就會回來了。”孟楠平靜的回答:“雖然我可以將他們全都殺了,不過這並冇有任何意義,咱們還是離開這裡吧。”

“好。”富江小姐點了點頭,隨後就在孟楠的帶領下向樓下走去。

“對了,數字是多少?”孟楠突然停下腳步,看向富江小姐。

“7211070523。”富江小姐平靜地回答。

“非常完美。”孟楠點了點頭,然後又掏出手機給富江小姐看了看:“這是下一個暗號。”

“嗯。”富江小姐點了點頭。

由於一口氣吞噬了六名富江,就算是富江小姐都有一些吃不消了。

所以接下來的幾天,富江小姐和孟楠並冇有再繼續出去狩獵,而是躲在了公寓裡,進行休整。

而就是這幾天,外麵卻發生了一件大事。

死去的富江的追隨者,由於突然失去了目標,而變得癲狂而歇斯底裡,整個酒店的人都在他們的暴怒而被殺死。

甚至於,這些人還試圖將殺戮繼續向外擴展,幸虧了警察及時趕到,開槍將這些人全都擊斃了。

儘管如此,也已經造成了極大地轟動。

而不僅是外界的變化,就連孟楠自己這裡的變化都無比的凶險。

這些天,孟楠一直覺得自己的心裡似乎隱隱有一種衝動,想要占有富江、想要侵犯她、傷害她、甚至是肢解她。

這種**,就像是盤繞在心中的蛇,若隱若現卻又不可忽視。

尤其是每當看到富江的時候,這種感覺、這種衝動就會變得越發嚴重。

孟楠明白,這正是富江除了不講道理的“恢複能力”之外,另一個最強的能力——魅惑。

根據電影裡的設定來看,富江具有強大的魅惑能力。

在電影裡,任何人都會被其強大的美麗所迷惑、成為她最為狂熱的追求者。

而這種能力,在地獄難度的增幅之下,明顯得到了最大的強化。

而孟楠,很顯然正在向這個方向靠近。

或者說,如果不是孟楠具有著強大的精神力,恐怕就連孟楠自己,都已經沉迷到富江的控製當中,成為富江的裙下之臣了。

端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孟楠努力的平複著自己的呼吸,調整著自己的狀態。

“時間差不多了。”就在這時,富江小姐從房間中走了出來,慵懶的躺在沙發上,表情淡漠的看著孟楠:“咱們又該出發了。”

“嗯。”孟楠緩緩睜開眼睛,眼神中再次變得清明起來:“你有目標了麼?”

“當然了。”富江小姐笑了:“難道你冇有看手機上的新聞麼?”

說著富江小姐將手機遞給了孟楠:“又有富江從外麵回來了。”

隻見手機中赫然便是一張照片,照片是一名禿頂的中年男子,背上揹著一個棕色的揹包,揹包上麵印有一個女子的照片,正是富江。

而照片的上麵則寫著一個巨大的標題:世界“酒王”歸國,要在故土研究世界最美味的酒——富江酒!

文學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