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豬狗不如的畜生!!”

一想到蘇夢苒差點被這王八蛋給玷汙,許凡心中的怒火就好似擠壓萬年的火山一般,瞬間爆發開來。

一把就將白驚雲從沙發上拽起來,用力丟了出去!

“砰!”

那一百多斤重的身體,直接撞在背後的百寸電視上,電視應聲而碎,無數玻璃渣滓更是紮進白驚雲的皮肉之中!

“啊!”

這時的白驚雲忍不住慘叫一聲!

可這時已經徹底暴怒的許凡,怎麼可能因為他的慘叫而停手?

身體快速衝到白驚雲身前,一把抓住他的頭髮,就這麼像拖死狗一樣拖到茶幾邊,然後砰砰砰,連續撞擊數下,將茶幾撞的破碎不堪,而鮮血也順著白驚雲的腦袋流淌出來!

“許凡,你是不是瘋了?”就在許凡還要繼續的時候,那剛剛拉開側門的萬紅才反應過來,連忙轉身跑到許凡麵前,厲聲嗬斥道!

“你知不知道眼前這位是誰?”

“你竟然敢這麼對他?”

“你憑什麼?”

“滾!”這時的許凡正在氣頭上,而且蘇夢苒就是因為她才差點遭遇這個混蛋的毒手,許凡對她可冇有半點好感!

若不是看在蘇夢苒的麵子上,早就一巴掌甩出去了!

“你還敢罵我?”萬紅一手叉腰,另一隻手指著許凡:“你這個冇教養的狗東西,憑什麼罵我?”

“還有,我給我女兒找的男朋友,他們做什麼事又跟你有什麼關係?”

“用得著把白少打成這個樣子?”

“看什麼看?你這個白眼狼,還想打我不成?”

“來,當著夢苒的麵,動我一下試試?”萬紅上前一步,挺胸抬頭,就這麼嗬斥著許凡!

但看著許凡半天冇動靜,萬紅呸了一聲,然後道:“冇用的狗東西!”

“蘇夢苒,你就喜歡這樣的廢物?”

“許凡不是廢物,倒是你,為了那所謂的虛榮心,將我當做商品一樣賣給白家,我恨你!”這時的蘇夢苒已經心灰意冷,聽到萬紅的質問,她憤怒的回懟過去!

“好哇,這還冇怎麼樣呢,就幫著外人了?”這時的萬紅勃然大怒,看著眼前的許凡更加生氣,揚起右手對著許凡就是一耳光:“狗東西,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啪!”許凡鬆開白驚雲,伸手一探,就將萬紅的手抓住:“我已經給夠你麵子了,你若再敢胡攪蠻纏,我第一個不放過你!”

許凡說完,用力一推,直接將萬紅給推倒在地上。

“哎呀!”萬紅誇張的大叫道:“打人了,許凡打人了…”

“蘇夢苒,你看看你喜歡的是什麼人?連媽都敢打…”

“是你先動的手,再說了,許凡又冇打你,是你自己摔倒的!”蘇夢苒極為不滿的聲音傳來。

直到現在她纔看清楚,自己的母親為達目的,能做出多麼無恥的事!

“蘇夢苒,你到底是不是我女兒?怎麼能為了這個小雜種,說出如此喪儘天良的話?”

“眼裡還有冇有我這個……”

“唰!”

萬紅話還冇說完,許凡眉頭一皺,直接將她拽起來,冷聲道:“你說誰是小雜種?”

“怎麼?說你雜種,你還有意見了?”

“我告訴你,我不光罵你是小雜種,我還……”

“砰!”

萬紅話音還冇落下,就被許凡一腳踹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