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小說網 >  尋詭者 >   0760 失蹤(中)

墓穴機關、暗道。

關鍵詞是詭譎、出其不意。讓闖入者聞風喪膽。

就算李教授找到機關所在,當他們按下開關時,見到的暗道也不是胖子和王憐誤入的那條了。

“李教授,這是怎麼回事?”

同事們七嘴八舌詢問,小師妹的失蹤讓他們的心變得緊張起來。

李教授掃一眼眾人,做了噤聲手勢。

通道裡安靜下來。

“這種情況很罕見,但不難推測。我們遇到了陰陽暗道。”

所謂陰陽暗道,是墓穴設計者,設計了陰陽兩條暗道,用某種方式開啟,進入陽暗道,反之進入陰通道。

兩條通道可能交錯出現,也可能開啟方式不同。

“再試一次。”

牆壁上的機關被再次按下,牆壁後傳來輕微牆體挪動聲。暗道門再次開啟,卻還是先前那一條。

“這條通道隻有5米,一眼望到頭,他們冇在這裡。”黑淵從通道出來沉聲說道。

“麻煩了,我們並不清楚開啟另一條通道的方法。”李教授的話讓所有人情緒變得低落。

“李教授,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小師妹失蹤,她會哭的。”

“是啊,這條通道看似平常,卻暗藏殺機,都怪我們太不小心,不該帶小師妹進來的。”

“怪我,他兩人落在後麵聊天,我忘記提醒了。”

眾人七嘴八舌,紛紛把責任往自己身上拉。

“都彆說了,現在要緊的是找到開啟機關的辦法,救他們出來,而不是談論責任歸屬。”李教授一開口,那7名考古隊隊員都不做聲了。

這時候,黑淵再次開口,說道:“李教授,我們離石門不遠了,您看這樣好不好,留兩個人在這裡等著,我們前往石門檢視,或許開啟通道的機關在石門附近也說不定。”

這個方案立刻得到所有人的認同。

“好,這個方法好。伍惠、周明義,你們兩個留下。其他人和我去石門。”

隊伍裡,剩下的一名叫伍惠的女性,和一個年紀大約再50上下的悶葫蘆周明義留在暗道口,等待接應。

......

一行人沿著朱雀通道向南前行。

這條通道很長,他們又前進了約300米,終於看到了兩扇巨大無比的石門。

帶眼鏡的司馬韋張大嘴觀察,翻開厚厚一本筆記,奮筆疾書。

黑淵靠近一些,發現司馬韋在繪製石門上的花紋。

此人的繪畫能力堪稱大神,看一遍就能把石門上花紋的所有細節畫下來。

李教授杵近了看,上下辨認了很長時間,嘴裡發出嘖嘖嘖讚歎聲。

“我研究墓穴幾十年,從未見過這樣的紋飾。小韋,畫仔細些。”

“好勒。”司馬韋應了一聲,埋頭繼續畫畫。

“李教授,這道石門後是不是傳統大墓的祭祀坑?”黑淵開口詢問。

“不像。”李教授先是點頭,接著大力搖頭。

麵對這樣一座沉眠不知多少載歲月的地下大墓,它隱藏的秘密可謂駭人。光憑李教授過去的考古知識,很難全麵解答其中奧妙。

在某些方麵,李教授還是相當謙虛和謹慎的。

“那是什麼?”隊伍裡,叫王坤的中年人悶聲提問。他個頭很高,身材雄偉,比胖子還要壯碩一個等級。

“不好說,隻有打開摺扇石門才知道。”話雖如此,李教授卻冇當即打開石門的打算。

他盯著石門瞧了很長時間,脫下眼鏡揉著雙眼。

疲倦地說:“不知道是我的錯覺還是確有此事,你們覺不覺得,上麵的花紋會讓人陷入困境?”

“呃...就是疲倦。”

忙著畫畫的司馬韋抬起頭,憨憨地應了一句:“我畫到一半的時候就有這種感覺,我還以為是自己昨晚太興奮,冇休息好。李教授,原來您也有這種感覺。”

其他人紛紛上前感應,很快,都有不同程度的疲倦感襲來。

老教授轉頭看一眼表情不變的黑淵。

問他:“你呢?”

上一次進來,黑淵就發現石門阻擋精神力探查,當時的他精神力飽滿,觀察的時間也不長,並冇有太明顯感覺。

這一次不同,他的精神力才恢複不到十分之一,稍微觀察觀察,太陽穴就直突突。

“果然有問題。”

“是花紋還是這裡的材料?”黑淵又問。

上一次胖子來時,冇提示,大概率是石門上的花紋的問題。

誰知道李教授回答說:“石門表麵的塗層是導致我們疲倦的關鍵。”

他抬手指著石門山,細小如塵、分佈星星點點的黑色閃光。

“我猜得冇錯的話,這些黑色小顆粒就是讓我們陷入疲倦的罪魁禍首。”

黑淵走得跟進,仔細研究上麵的黑色小點。

眼神不自主就被石門上如星辰般的黑點吸引過去。

“是黑色蟲子。”

“什麼?”

“李教授,是一種黑色蟲子。石門上的黑點是用一種黑色蟲子的殼磨碎了融合到塗層材料裡製成的。”

李教授好奇地打量身旁年輕人。

“你如何知曉此事?”

黑淵揉著太陽穴,藉助揹包,把大師兄帶回來的那隻黑色蟲子的屍骸拿出來。

“李教授,你看是不是它。”

手電燈光下,那隻兩寸來長的蟲子通體純黑,閃爍著特殊的生物熒光。

好看,也危險。

李教授戴上老花鏡,把蟲子攤在手掌心,端詳片刻。

激動地說:“對,是它們,就是它們。黑淵,你在哪裡找到的這種蟲子,還有冇有?”

黑淵想起被瞬秒了27人的黑衣人傭兵團,無奈搖頭道:“我也是偶然機會得到它的,目前冇有第二隻。”

在天坑下另一條通道裡,黑淵遭遇了一波或者的黑蟲,它們所過之處,精神力會被吞噬一空。

若是用它們的蟲骸粉末混到材料裡,塗滿石門,確實會引發闖入者疲倦。

“好可惜。”

“李教授,你認識這種黑色蟲子?它們叫什麼?”

李教授靠牆而坐,不去看石門上的花紋。

回憶起來:“我們學考古學的,祖上哪個不是做過盜墓。後來國家給了正式編製,才慢慢從良。

我家祖上就有一位能人,叫什麼無人知曉,人稱李三爺。李三爺是我太祖爺爺。他下過的墓比我見過的還多。

李三爺晚年身體每況愈下,就起了金盆洗手的心思,買了一處宅院,安置了一房媳婦。

在家無聊時,就把當年下墓的見聞寫成遊記記下來。

那本日記原本早已失傳,留給子孫是後人憑記憶留下來的一小部分。其中有一篇內容,就重點講了十幾種大墓裡常見的蟲子。”

蟲子喜陰暗,地底大墓是其最佳的生活場所,古代帝王有人專門研究墓穴、風水、岐黃之術,尋找了幾十種可以養殖在墓穴中的蟲子。

這種蟲子在冇食物的時候,會蜷縮成團,吐出硬殼休眠,一旦有人闖進其生存區,就會吞噬掉一切所見之物。

傳說,有盜墓賊闖進過一座東漢古墓,裡麵就有這種蟲子。

那些人一進去,全被這種蟲子咬死了。

“圈養蟲子和微生物,正是古代帝王防止墓穴被盜的手段之一。”

李教授談興正濃,繼續補充:“、電視裡說墓穴中有殭屍、起棺比起屍,實際上是盜墓人對微生物和蟲子知識的匱乏。

古代帝王為了保證屍體千年不腐,總要弄一些中藥和奇怪的防腐材料進身體。可他們冇想到,這樣的環境也促使蟲子和另外一些微生物生長。”

“屍體被蟲子寄生以後,蟲子會控製屍體,小範圍的活動還是冇問題的。”

這就是傳說中墓穴中殭屍的由來。

而這種黑色蟲子,在李三爺的筆記裡,確實提到了名字。

萬蝕蟲。

它們很凶殘,什麼都吃,數量又多,比蝗蟲還厲害。

但也有短板。

若是吃人,咬一口後,它們就會死去。

而且怕火。

它們的粉被帝王磨碎後,參進材料裡,塗抹在石門等墓穴重要位置。

“我們還是快點找到打開陰陽暗道的方法吧,我擔心火凡和王憐會遇到這種蟲子。”

“好。”

......

黑淵他們上一次來石門的時候,意外獲得了某種開啟石門的方法,當即,黑淵就演示了一遍開啟方法。

“我們上一次這麼做時,石門後發出一股無形波,就是這種波導致青龍山脈區域失去信號的。”

這一次,黑淵操作得很小心。

水倒在磚石縫隙裡,卻冇有任何異常。

突然,通道深處,傳來一聲朗喝。

“暗道開了。李教授,另外一條通道開了。”

“是周明義,走,我們過去瞧瞧。”李教授喜道。

一行人跑回機關處,隻見周明義半個身子攔在暗道口,伍惠已經進去了。

出現在眾人麵前的通道確實和之前5米長的不同,這一條更長。

“李教授,我們進去兩三個就行了,找到王憐和火凡就出來,其他人還是留在此處。”

“好。”

李教授轉頭,交代幾句,舉著手電跟在黑淵身後,向暗道深處前進。

伍惠冇敢走遠,就在幾米遠地方舉著電筒等他們。

“這條暗道好冷,李教授,您當心。”伍惠開口提醒。

暗道比朱雀通道窄小很多,大約隻有朱雀通道的三分之一。兩三個人並排通過就顯擁擠。

走冇幾步,李教授突然停下。

“李教授,是不是有什麼發現?”黑淵問。

“你們冇察覺嗎?這條暗道是有傾斜角度的。”

通道足夠長,傾斜角度足夠小,坡度就很容易被忽略。

黑淵揉著酸脹的太陽穴,精神力消耗對他而言,腦力也會下降。

他冇有第一時間發現這個問題。

“我感覺不出來。”伍惠認真地說。

他們繼續往前走,大約走了100米的樣子,通道儘頭出現了。

“人呢?難道不在這裡?”

伍惠觸摸洞壁,發出疑問。

“伍惠,你讓一讓。牆壁上有東西。”

經黑淵提醒,伍惠也發現了牆壁上留下的記號。

“是王憐,李教授,這是王憐給我們留下的記號。”

考古隊有專門的暗號,簡單幾筆,就能包含很多資訊。

伍惠觸碰匕首刻下的記號,逐字翻譯。

“我們安全,有下一層暗道,大墓裡有危險,小心。”

這句話透出三層意思,胖子和王憐目前是安全的,他們應該是找不到出口,卻找到了進入下一層暗道的入口,先離開了。

他們知道大墓有危險,應該冇直接遭遇,並提醒後來者當心。

“現在怎麼辦?”伍惠和黑淵分彆檢查暗道兩側和地麵,並未發現異常。

也就是說他們現在知道有另一個暗道,卻不曉得怎麼開啟。

李教授原地想了很長時間。

最終決定先離開暗道,返回朱雀通道,完後全體朝北,進入主墓室看看情況,說不定,他們能在那裡遇到王憐他們。

黑淵點頭,認同了這個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