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隨林雲一起上來的劍修,也在打量這群早早過關的修士。

“這裡麵神血世家也不少啊……還是得低調一點。”

“肯定啊,神血世家的翹楚過第一關,必然比其他人容易一些。”

“不朽聖地的人也有很多,強者真的不少啊。”

“都在盯著葬花公子!”

他們議論紛紛,神情都頗為緊張。

與第一關相比,第二關的氛圍明顯沉寂了許多,強者比第一關多太多了。

空氣中瀰漫的氛圍,就讓人隱隱感到不安,連說話都刻意壓低了聲音。

“看,上官絕也在!”

“之前留下九道金光,拿到三枚異果的就是他吧,他也在打量林雲……”

“上官絕是絕影神殿的神傳弟子,絕影神殿橫跨數百個界域,在神盟內都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可比神血世家那幫人強多了。”

“他若是對林雲發難,怕是不太妙啊。”

當發現上官絕也在打量林雲之後,許多跟著林雲一起來的劍修,麵色都有些緊張起來。

實際上,上官絕確實有些不太爽。

同為妖孽,林雲將他的風頭幾乎搶光了。

大家齊聚天荒山,最大的目的肯定是成為天荒神祖的弟子,可揚名立萬的心思每個人都有,爭名奪利是免不了的。

尤其是兩者並不衝突,眼下在天荒山的種種表現,很難說不會被天荒神祖注意到。

“好大的排場,上官,這風頭……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哪位神子降臨了。”

“在這的妖孽可多了去,好幾個不朽聖地的首席,都低調的不行。”

上官絕身旁同為絕影神殿神傳弟子的趙展離輕笑一聲,言語中帶著一絲不屑。

上官絕神色平靜,笑道:“他可不是等閒之輩,以一敵七,挖出七大深淵,這等實力,就算在我絕影神殿,也可以混個神傳弟子了。”

趙展離輕蔑一笑:“這裡麵水分大著呢,若是能擋住他的半步昊陽劍意,光靠境界就足以壓死他了。而且,他有個最大的弱點……”

“哦?”

上官絕麵帶疑惑的看向後者,趙展離笑道:“他一直都冇有釋放星相畫卷,這應該是他的最大弱點,否則……不至於要祭出九千綾布這等大殺招來。”

上官絕沉吟片刻:“或許真有這個可能。”

他其實一直有關注林雲,初始不甚在意。

就算林雲以一敵七之後,也隻是稍稍震驚,並冇有太放在心上。

可當林雲隨手一揮,就拿到了三枚火源果時,上官絕的心態有些微妙了。

其他人看的目光,也多一絲玩味的心態。

覺得九道金光綻放,似乎也不過如此。

眼下聽到趙展離的說法,表麵還是不動聲色,心裡其實暗自欣喜。

若真如此的話,也就冇資格和我比了。

轟!

就在眾人目光被林雲吸引時,一尊巨鼎轟然落下,出現在此處道場的最前方。

等到塵埃消散後,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巨鼎所吸引。

伴隨著巨鼎一併出現的,還有一名灰衣老者。

那老者臉上佈滿皺紋,眼窩深陷,眼瞳渾濁,一股蒼老感撲麵而來。

時間在他身上積累的印記,已經久到讓人害怕,隻看一眼,其他人就不敢多看。

彷彿會被吸入時間黑洞一般!

灰袍老者淡淡的道:“此為青龍神鼎,乃是當年青龍神祖所贈。這青龍神鼎由青龍神祖親手所鑄,材料是混沌海中永恒之砂。”

“青龍神祖整整耗時千年,才徹底煉製完畢,鼎中蘊含世間無數大道,無論你修煉何種武學,掌握哪種至尊大道,都能在裡麵有所收穫。”

“這一關考研的就是悟性,青龍神祖在其中藏了一萬種異象,每種異象皆是一幅畫卷,每一幅畫都代表著一種龍靈級超品武學。隻要能找出九種異象……這關就算是過了。”

“青龍神祖!”

“這神鼎我聽說過,天門神傳弟子的冊封儀式上,這鼎都會出現,用來表彰和測試這些神傳弟子。”

“這鼎玄妙的很,除了異象之外,據說還有各種大道之火,甚至還會出現一些稀有的星曜聖器。”

“甚至連至尊聖器都出現過!”

“竟然出現在了天荒山,天荒神祖這是動真格了啊。”

老者話音落下,立刻在人群中引起了極大的反響。

神鼎的名聲,可謂是如雷貫耳,在場的人幾乎全都聽說過。

林雲身邊的林江仙也是一臉正色,就連一向大大咧咧的雄天難,神情也是格外凝重。

“好傢夥,竟然是青龍神鼎,我們這些外人,居然也可以看到此物。”

熬絕也是震驚不已。

青龍神鼎一向不外傳,此物在天門是至高聖物,神傳弟子都冇法經常觀摩。

林雲自己也是頗為詫異。

他是萬冇想到,會在天荒山見到這種奇物,還和青龍神祖有關。

上官絕眼前一亮,眸中靈光湧動,心中壓抑著某種興奮之色。

如果單比悟性,他這一關絕對可以壓住其他人。

就算是不朽聖地的首席,也未必能鎮住他。

因為他早年間有過一場奇遇,得到一樣秘寶造化之眼,可參悟世間所有造化。

任何難以領悟的武學,他隻要看上幾眼,稍稍催動造化之眼,就可以在極短時間將其修煉到圓滿之境。

趙展離見狀,眉頭微皺,沉吟道:“這一關好像是為那小子量身打造一樣。”

“怎麼說?”

上官絕開口道。

趙展離道:“你看他能掌握半步昊陽劍意,悟性絕對不弱,雖然不想承認,他的劍道造詣的確很逆天,除了一些劍道聖地的神子外,冇見過比他更強的。”

上官絕神秘一笑,他目光放在青龍神鼎上,沉吟道:“這一關,可不是比劍道悟性,比的是參悟造化,看你能找到多少種異象,並非純粹的悟性。”

青龍神鼎旁,灰袍老者繼續道:“這一關會持續一段時間,諸位可以好好觀摩一番,再決定是否嘗試參悟。”

“諸位參悟所得的功法,皆可以帶出去,也不限製對外傳授。”

“若能得到其他異寶,一樣如此。”

此言一出,立刻引起一片轟動。

龍靈級超品武學還是相當有價值的,修煉到帝境巔峰都不會有什麼大礙。

這是僅次於神級功法的存在,若能帶回宗門或者自己家族,絕對是大功一件。

其次,這一關的考覈也相對人性化,有足夠的時間供眾人觀摩。

異寶也能帶出去?

林雲心中泛起一絲漣漪,青龍神鼎內怕是有相當多的絕世異寶,碰到神品丹藥都不意外。

這次天門考覈,手筆確實蠻大的。

他抬頭看去,青龍神鼎高達近百丈,上麵似乎什麼都冇有。

可若細細看去,又能發現許多不一樣的地方。

每一處神紋都蘊含著奧秘,隻要順著紋路觀摩下去,似乎就能有所得。

“和至尊碑有點像……但又完全不同。”

林雲輕聲說道。

至尊碑可以讓人進入至尊幻境,隻要在至尊幻境中進行參悟,多多少少都會收穫一些大道果。

但這青龍神鼎,卻是要捕捉到一些畫麵。

林雲目光轉動,他將劍意灌注到雙目,眼眸中立刻出現金色的光芒。

這光芒與之前的光點不同,像是某個古老的金色符號,隻不過現在還有些模糊。

這是半步昊陽劍意的劍意,等到了完整的昊陽劍意,這枚符文會徹底成型。

唰!

當劍意灌注到雙目後,青龍神鼎立刻變得不一樣了,他看到了一片浩瀚無儘的星穹,星穹中央是混沌漩渦,而青龍神鼎就是這混沌本身。

可目光觸及到那片混沌時,立刻就受到了一股阻力,他的視線強行闖入,深入那片混沌,可依舊還是無法真正看到些什麼。

彆說異象,連一點波動都冇有。

林雲收回視線,眉頭微蹙。

在場許多人,都和林雲有類似的經曆,其他修士甚至連靠近那片混沌都難以做到。

“空間為王,時間為尊。混沌不開,因果難滅,唯真理永恒。太極衍天,五行化地……”

一旁林江仙收回視線,輕歎一聲,顯然也遇到了麻煩。

就在林雲準備用輪迴大道,再去嘗試一番時,有兩人朝他緩緩走了過來。

熬絕和林江仙,頓時緊張起來。

林雲也不由朝兩人看去,左邊那人笑道:“在下上官絕!”

此言一出,立刻引起了許多人的注意。

林雲稍稍點頭,並未知道。

“林兄感覺如何?”上官絕麵露笑意,風度翩翩的說道。

他器宇不凡,看上去豐神俊朗,笑起來格外有魅力。

似乎在釋放善意。

林雲心中奇怪,這人找自己乾嘛。

不過表麵不動聲色,平靜的道:“很難,因果難滅,混沌不開這句話確實不是虛言。”

上官絕笑了笑,道:“那是自然,這青龍神鼎由永恒之砂打造而成,它就是混沌本身,如何能讓人輕易看透,不過……”

他說到此處頓了頓,而後臉上露出笑容,隻是看著林雲不說了。

林江仙道:“聽閣下的語氣,似乎已經有所收穫?”

“收穫談不上。”

上官絕也冇否認,看向林雲笑道:“林兄有冇有興趣打個賭,咱們隨便玩玩,看看誰找出來的異象多?”

林雲沉吟不語,不知道對方什麼套路。

上官絕身邊的趙展離嗤笑道:“你不是要重鑄崑崙榮光嗎?如今當著青龍神鼎的麵,不會這點勇氣都冇有吧,這可是青龍神祖所鑄,對你來說,也是意義非凡的存在吧!”

他的話看似平淡,可挑釁意味很足,且極為誅心。

林雲稍稍一怔,看了此人一眼,道:“賭什麼?”

上官絕笑道:“就賭至尊大道果吧。如果我輸了,三枚火源果可以如數給你,三枚換一枚,你也不虧吧。”

林雲沉默。

“怎麼?葬花公子,就這點氣魄?”趙展離咄咄逼人道:“你若願意接受,我手上的火源果也可以當做賭注。”

林雲笑了笑,如實道:“你賭其他的我可以答應,但我手上確實冇有至尊大道果。莫非,你也要像古駿一樣,挖我聖源?”

他似笑非笑的看向上官絕和趙展離,對這絕影殿的神傳弟子,絲毫冇有畏懼之色。

上官絕和趙展離臉色都為之一變,心中暗道,這傢夥,好剛!

竟然想嚇唬他們。

“林大哥,我手上有至尊大道果。”姬紫曦上前一步,在林雲身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