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海之上,暗月依然而立,眼眸洞穿虛空一般,凝聚在葉天身上,遙隔萬裡,那一份恐怖的壓迫力,哪怕僅僅隻是一個眼神而已,也足以破人心神,墮人神魂。

輪迴海之上,隻見暗月眼眸微凝,片刻之後便猝然恢複平靜之態。隨即道:”你雖有天資,氣運不俗,不過小小初階皇境而已,對於本座來說,與那些螻蟻何異。皇鏡九玲瓏,紅塵入聖境,四象聖王境天人五衰境,先天陰陽聖人,那一位曾經乃是這個境界最有可能超越這個境界的存在。修行一步一天塹,小子你雖天資了得,不過小小皇境初階而已,本座距離先天聖人隻差一步之遙,若非有所忌憚,今日爾等蚍蜉何存。本座倒想看看爾是如何向本座討回公道的,小子,這大世之爭可得小心些否則~~!一不小心,便是這亂世天梯之中的一員。

“哈哈哈哈~~!有趣~~!有趣得很啊!今日本座倒也冇有白來,妖族之主,就連太虛聖域的三長老也親自前來了。”暗月眺望某一空間,隨即瞥了一眼身旁畢恭畢敬的歐陽琉璃以及謹小慎微的歐陽家老祖。”

輪迴海上空,暗月身影原地消失,自始自終都不曾留下任何氣息與痕跡。

“呼~~~!身著紫色華服的歐陽琉璃,絕美的身影猛然一軟,白皙的小臉發白,整個人虛脫了一般,落在自家老祖身後,大口喘著粗氣。”

歐陽琉璃:“老祖,此人是誰的,好生恐怖,這份威壓宛若天地之威一般,令人絕望,恐怕父皇也難以與之媲美。”一側,歐陽琉璃艱難出言問道。

歐陽跬圭:“渡過天人五衰境的至尊聖尊王,距離先天聖王隻差一步之遙的倔強的存在。”一側,歐陽家老祖冇有聖王形象一臉苦笑道。走吧!琉璃,這仙秦之地而今遍地狼藉,山巒傾覆,山河顛倒,氣運之力更是被奪,前途算是毀了,開辟人族第六天域,那些那傢夥而今還不是得待在我大羅天域。歐陽跬圭不屑道,言語之中更是帶著幾分嘲諷之意。

不過,今日之事牽涉在內的有禁忌,大羅天域莫要插足的好,歐陽跬圭一陣後怕道。

仙秦王朝上空,金色雲海不在翻騰,整個穹天也恢複正常,唯見遍地狼煙,隨處可見的斷壁殘垣與廢墟。

葉王~~!虛空閃動,文煜身影出現,於此同時身邊還有葉寶寶魅君孫小聖三人,於此同時,重明決與孔雀大明王皆是出現在仙秦王城之上,目光落在文煜身側三道年輕身影之上。

荀子:葉王不必難過自責,渡過天人五衰的絕世聖王,這世間能有幾人可以匹敵,葉王不必太過自責。荀子輕生言語,言語雲淡風輕。與此同時,四麵八方幾道恐怖的氣息極速趕來。

“參見葉王~~!來人正是五送道人,星月,流月~~!等人”

然而對於五鬆道人等人言語,葉天卻冇有絲毫迴應,整個人如同魔怔了一般,其拖著疲憊的身體,越過眾人出現在單膝跪地雙手托著滿頭白髮的絕色美女,其目光直直落在沉睡的魅君身上。

“大哥~~~!這世間天材地寶遍地,更是有逆天丹藥和藥液,助嫂子重塑根骨逆天重生也不是不可能。葉寶寶看著葉天之態,不由心生擔憂之情,其眼眸之內更是殺意恒生。在其身旁的孫小聖也是一改往日高高在上的姿態,看著被綠色氤氳包裹,陷入

(本章未完,請翻頁)

昏死的魅君,一股霸道的氣息破體而出。

葉天:“文煜,你去木極聖域一趟,告訴木無極,就說祁連山北麓之南,本王需要木極聖域的鎮域之物“天木之心”,告訴他,本座以那一位的遺蛻青天竹之軀作為交換,還是他。

文煜:“天木之心,青天竹遺蛻。”主上,天木之心是草木之靈一族先賢遺留的鎮族之物,事管木極聖域的氣運之力,即便有祁連山之事和主上……,青天竹的遺腿,這天木之心其恐怕也不會交出,更何況還有那群老頑固的存在,更是難上加難。”

文煜言語苦澀,天木之心是何物,幾乎不下青冥天妖族至寶建樹的存在。

說話間,仙秦大殿之內,幾道身影以不可思議的速度串進大殿。來人正是青冥天一眾高層,以及妖域兩大聖王強者重明決與孔雀大冥王二人,此番加之薑太清三人,仙秦大殿內聚集了一股恐怖的力量,可謂可怖之極。

神魂碎裂,血脈枯竭,境界跌落,經脈儘斷,可惜了,百帝榜第九十九,更是摒棄聖尊壓製重修的紅塵聖尊,其未來能夠到達的高度不可限量,絕對在我二人之上,甚至有那麼一絲機會衝擊先天聖人境,重明決惋惜道。

葉天小友,讓三位少主隨我等回妖域吧!我妖族有一尊古老的底蘊長老,其在藥液一道之上的造詣,已然入了道,可謂詭譎了得,其手段說是生死人肉白骨也不為過。修複靈魂的聖級靈魂藥液更是有著不少,加之我妖族底蘊,想來魅君少主定是能夠重塑根基,再踏修煉一途。一側聖王重明決略帶惋惜出言道,畢竟魅君的資質可謂天人,再者亦是九尾天狐一族的至尊後裔且已然入聖,那可是妖族的至尊王族。

一側的葉天壓下滿腔怒火,努力恢複情緒,對於重明決之言,其心中暗道:“是青瑤嗎?此人確有生死人肉白骨的能力,大道之法更是少有的草木之道,不過魅君體內的妖清道印所化青蓮護住其真靈不滅,魅君之前便是紅塵聖尊之境,而今近乎泯滅隕落,但正所謂不破不立,若是涅槃重生,說不定能夠脫離九尾天狐一族血脈不純的禁錮,而今要做的便是重塑根基,涅槃重生,而諸天萬域,現階段除了天木之心,還有什麼靈丹妙藥可以完美重塑根骨。

再者,妖域族內並非鐵桶一塊,且實力為尊,葉天暗道。

隻見葉天微微抬起頭顱,看向重明決以及孔雀大明王,隨即道:“此番多謝二位出手,護住我仙秦不少黎民,此事晚輩銘記於心,他日若二位有所求,晚輩定將傾力而行,二位的來意晚輩明瞭,不過青冥天妖族併入妖域此事魅君以及一眾青冥天長老已然拒絕且留在晴嵐域,那便是我仙秦之人。”

寶寶和小金乃是神獸後裔,且是純血神獸直係血親,來曆驚人,天賦異稟,否則方纔大戰,那黑獄卒之主也不會多翻留手。葉天暗道:那暗月的實力高深莫測,自己曾今乃是問鼎天下之人,豈會不知站在這個位置的人何其了得。

至於魅君,言語之間,葉天瞬間溫柔不少,憐惜的看向一頭白髮,臉頰白皙,有著絕世容顏的女子,雖顯病態,但尊貴的氣質依舊無法遮擋。葉天隨即言語霸道道:“本王的王妃,本王自己會照顧好,至於寶寶和小金跟不跟你們回去,二位全憑他們的意願,但有一點,妖族那些老古董最好不要打什麼不好的主意,否則,妖族

(本章未完,請翻頁)

雖強,乃是一流頂尖勢力種族,也不是不可撼動的存在,葉天那病態的臉上露出堅毅,眸子之中帶著凶悍的鋒銳之色。”

一旁的葉寶寶和孫小聖兩人確沉默不語,方纔一站

戰,讓二人明白一個道理,即便自己天賦超凡脫俗,但是在絕對的實力之下,已然不值一提。

行吧!本少主就隨你們兩個老傢夥去看看吧!不過寶寶就不用去了,而今他是青冥之主,且蒼龍一族在諸天萬域可不曾有過遺址,太玄聖龍一族倒是好生膽氣,竟然以祖烏東皇為姓氏,蒼一那三個小子估計已經踏入皇境了吧!去真武秘境之謙

前便拿他兄弟三人試試手吧!

孫小聖百無禁忌,恢複了自己的放蕩,畢竟抑鬱成默寡言這不是無支祁一族的行事風格。

麵對百無禁忌無所顧忌的孫小聖,對其不敬之言冇有任何在意,相反卻是雙眸放光,如獲珍寶一般。

重明決:“哈哈哈~~!少主放心,此番回妖域定不會讓少主失望的,蒼一三位少主而今均以踏入皇境,我妖族各族亦是有諸多天驕俊傑踏入皇境,一定不會讓少主失望的,而且少主啊!我重明鳥一族亦是有一聖女天資無雙,資蓉絕世……”

少主放心在妖域我重明一族便是少主靠山,誰敢得罪少主就是得罪我重明一族,我重明決第一個不答應……。

“咳咳………,我說重明啊!你那後輩雖是不錯,但是輪及天資容貌,在妖域那一族可以與我孔雀一族相比啊!”看著極力拉攏孫小聖的重明決,一旁的孔雀大明王也按耐不住,紛紛表示。

庚金城輪首台之上,七道身影佇立,正是仙秦之主葉天和葉天身後跟著身著一襲白衣仙風道骨的薑太清以及恢複老態龍鐘佝僂之態的五鬆道人,在另一邊佇立的乃是重明決和孔雀大明王兩位聖王之尊,以及重明決的嫡孫重明獄,另一側身披鎖子黃金甲熠熠生輝的便是孫小聖了。

重明決:好了,葉天小友,就送到這裡吧!你放心,少主身份何其尊貴,冇有人敢動少主,今日若非東勝神洲與太虛神洲相隔億萬裡,獄主遙閣億萬裡出手有著諸多限製,那什麼黑獄卒之主豈會有那膽子覬覦我妖族祖地。

不過,葉天小友,你彆怪本座多事,此乃太虛神洲,人族在太虛神洲乃是當之無愧的第一種族,按道理來說,人族其他五大天域不應該袖手旁乖,任由這數千萬生民泯滅,更是讓那什麼黑獄卒肆無忌憚,重明決詫異道。

孔雀大明王:“咳咳~~!好了,重明,此乃太虛之地,你雖為聖王,但說話謹慎一點。葉天小友,此番氣運被奪,你這仙秦王朝民生多艱,千百年內恐難在出天驕俊傑,加之此番大戰,此地相繼聖王隕落聖尊喋血,乾坤倒轉,山河破碎,靈氣枯竭,恐怕小友想要開辟王朝,開辟人族第六天域怕是要擱淺了。”

那黑獄卒深不可測,小友還虛儘快提升修為,方可在這亂世立足,此番真武秘境開啟,機會難得,小友莫要錯過了纔好。”孔雀大明王隨機出言道。

真武秘境嗎?葉天暗道,響起方纔須臾之間出現在晴嵐域瓊霄之上的重山,放出的那一輪法旨,不由皺眉。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