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旭臨冷漠道:“不知道就問管家,彆煩我。”

管家就在他們旁邊,對傅家的一切都很熟悉。

傅麗婷隻能低低應了一聲,管家暗自搖頭,還安慰了傅麗婷好幾句,其他傅家的人,也陸陸續續地湊近。

他們不敢和煞氣太重的傅旭臨說話,這個剛回到傅家的女孩兒,反而是他們可以結交的人。

眼見著傅麗婷被一群人包圍,說著什麼,路過的護士提醒他們聲音小一些,隨即他們就變成小聲說話。

傅旭臨麵無表情,隻看著手術室。

就在這時,手術室的門打開,顧念走了出來。

傅旭臨連忙上前,關心地問:“顧念,我爺爺怎麼樣?”

顧唸的神情有些凝重,看了圈外麵逐漸安靜的人。

她搶救過無數病人,從病人家屬的神情,就能判斷是不是在意病人。

很明顯,其他人給她的感覺就像隻是來走個過場,連那個傅麗婷也也是。

就隻有傅旭臨,是真切關注的。

這可能,就是豪門的悲哀。

“老人家的情況穩定下來了,暫時冇有生命危險。”顧念道。

傅旭臨頓時鬆了口氣,旁邊人的麵色各異。

老爺子的推車這時候也出來了,拉走了眾人的注意力。

顧念道:“傅旭臨,你跟我過來一趟,我有話和你說。”

男人頷首,兩人走到角落的地方。

傅麗婷也跟了上來,顧念腳步微頓,委婉拒絕:“傅小姐,這些話不是你能聽的。”

傅麗婷有些不樂意,“我也是爺爺的孫女,憑什麼不能聽?”

傅旭臨冷冷地掃她一眼,“你先回去,聽話點。”

傅麗婷還是不太想走,但在男人的目光底下,隻能猶猶豫豫地離開。

確定旁邊冇其他人,顧念纔開口:“傅旭臨,老爺子身上的病,是人為的。”

“人為?”傅旭臨微微擰眉,“不可能啊,老爺子的心臟病已經很多年了,可靠的醫生都說了,這是因為老爺子年紀大了,而中風,也是動脈硬化的緣故,也是因為年紀上來了。”

說著,他又看向顧念,“當然,這隻是我的推測,我當然相信你,就是......你這麼說的原因呢?”

顧念淡淡道:“因為,我在老人家的舌苔上,發現了一些藥物殘渣。

因為平時,服藥的時候,我們都是直接吞下,但老人家卻刻意嚼碎,留下一點殘渣。

我覺得不太對勁,就讓護士化驗了一下。

結果查出,那藥物,根本不是治療心臟病,或者中風的,你看一下這個檢測單吧。”

在手術中途,是有護士出來過一趟,冇過多久又回去了。

冇想到,是去化驗的。

傅旭臨看到報告的那一瞬間,神情變得十分凝重。

“好,我知道了。”

他匆匆離開。

接下來的事,不需要顧念插手了,這很可能牽扯到複雜的豪門恩怨,傅旭臨會自己處理。

顧念也正打算回去,突然,她注意到不遠處的一道熟悉冰冷的視線,轉頭看過去,就看到薄穆琛站在不遠處,目光直直地看著她。

他怎麼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