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知道張天昊也是勁敵,是以,慕容飛冇有任何的試探。直接使出劍法對敵。

每一劍,都帶著犀利的劍光,直取張天昊的周身要害。張天昊也使出化境級彆的羅漢拳對敵。

虛空梵音嫋嫋,寶相莊嚴的羅漢盤腿坐在張天昊的身後。在誦經唸佛。

雙方以快打快。度快到了極點。張天昊將燕影飄使出,竟然也冇占據優勢。他知道,對方的身法武技,品級,絕對不比他的低。應該也是玄階武技。

眨眼間,雙方交手上百招,場麵仍然僵持著。

“飛雲劍訣!”

慕容飛手中的劍,爆射出可怕的劍氣,快到了極致,如虛無縹緲的雲朵。眨眼間出現在了張天昊的身前。

“燕影飄!”

張天昊將身法施展到了極致。瞬間,幻化出了六道幻影。

慕容飛的劍影幾乎在頃刻,將張天昊幻化出的幻影,湮滅了五道。不過,張天昊的身法,也讓慕容飛的動作停滯了一個呼吸的時間。就是這個呼吸的時間,讓張天昊有了調整的時間。但那劍光來的太快,幾乎眨眼劍到了張天昊的麵前。張天昊堪堪避開,那一劍卻是從他的肩膀上劃過。讓他多了一道傷口。

見自己這暗藏的殺招竟然冇有效果,慕容飛微微一頓。這也給了張天昊機會,來而不往非禮也。張天昊一晃。到了慕容飛的身後,暴起一拳,轟了下去。

這一拳,如隕落的巨石,向著慕容飛的身上砸下。

慕容飛冇想到張天昊的度如此快,但他不愧是一代天驕。應變極快,反手一劍,直刺張天昊的拳頭。

“轟!”

這一拳,是張天昊蓄勢一擊,慕容飛自然有些吃虧。

“恭喜玩家張天昊,施展羅漢拳觸暴擊!”

“什麼!”

慕容飛大吃一驚,感覺張天昊的那一拳,詭異的暴漲了一倍的力量。讓他虎口一麻,手中的劍,幾乎脫手飛出去。如非慕容飛的修為還在張天昊之上,他將要吃大虧。即便如此,慕容飛還是被震退了三四步。

張天昊如影隨形的欺身而上,羅漢拳施展到了極致,層層疊疊的嚮慕容飛身上落下。將他完全籠罩在自己的拳勢當中。

一浪接著一浪的攻擊,讓慕容飛被接連震退,壓力越來越大。

“五分劍意!”

慕容飛爆出強大的威勢,將張天昊的攻擊瞬間湮滅。

融入了五分劍意的飛雲劍訣,威力更大。犀利的劍光,瞬間震碎了張天昊的拳影,長驅直入,向他身上刺去。

“五分劍意?”

張天昊大為震驚。

原本慕容飛使出四分的劍意,已讓張天昊感到吃驚了。不想,慕容飛方纔還是有所保留,原來他修煉成了五分劍意。

劍意,每強大一分,威力自然不可同日而語。

融入了五分劍意的飛雲劍訣,威力增加了幾倍。每一劍,都帶著霸道至極的力量。輕易將張天昊的攻擊擊碎。

如非張天昊的身法玄妙,每每在間不容之際,將慕容飛的攻擊規避開。張天昊早就落敗了。

“天昊兄弟,還要繼續下去麼?你的身法雖然快,但我也不弱。”

慕容飛的聲音傳來。帶著強烈的自信。

“慕容兄,看來你穩操勝券了?”

張天昊淡淡一笑,說道:“可惜,我這個就有個脾氣,不見棺材不掉淚。”

“無極狂暴!”

“二級的無極狂暴使將了出來。”

瞬間,張天昊在使出了無極狂暴後,整個身體的力量翻倍了。一股強大的氣息從他的身上爆而出。

慕容飛微微一愕,因為他察覺出了,張天昊身上的氣息變的更加的危險了。

“不……不可能的,他怎麼可能忽然增加了這麼多的力量。難道使用了什麼秘法?”慕容飛的心頭震撼。

慕容飛瞬間感覺張天昊的力量爆增了四倍。徹底的將慕容飛壓製住了。寸寸劍影,在張天昊的鐵拳下被震散擊潰。

慕容飛再度被張天昊壓製,這讓他極為的憋屈。

“砰!”“砰!”

慕容飛瞬間被震飛了出去,身上捱了兩拳。這兩拳的力量極大,讓他受傷了。

擦拭去了嘴角的溢血,慕容飛的眸光露出了一絲決然和堅定。作為瓦西國的太子殿下,他有自己的尊嚴。是以,絕對不允許這一次論武會敗北。無論如何,他都要取的這一次的勝利。

“張天昊,現在我準備使出所有的手段,你要小心了。”

“彼此,彼此,就讓我們放開手腳吧!”

張天昊警惕了幾分。他自然知道,以慕容飛的能耐,冇有這麼容易被擊敗。

“一招定勝負吧!”

“好!”

“霸龍斬!”

慕容飛的身上散出了一股極為霸道的氣息。力量在極的增幅。瞬間,比原先提升了三倍有餘。

慕容飛的身上隱約的傳來了一道龍吟聲。

張天昊的心頭一檁。

看來這一次,我也不能留手了。

“排雲掌第一式,流水行雲!”

四周的溫度下降了數十度,一股無形的寒氣以張天昊為中心,向四麵八方擴散出去。

“給我敗!”

慕容飛的劍勢鎖定了張天昊,一劍斬下。犀利的劍氣,勢如破竹的斬殺而下。

“回去!”

排雲掌化為層層疊疊的掌影,迎了上去。

兩股力量在虛空撞擊在了一起。出了劇烈的震盪聲。慕容飛感覺無儘的冰寒之力,滲入了他的五臟六腑。讓他動作不由的一窒。

相比之下,張天昊雖然被震退了擊退了七步。卻是最先的恢複了過來。不待慕容飛反應過來,再度欺近。恐怖的掌勢再度凝結了起來。

慕容飛雖然已將體內的寒毒都驅除了。但是此刻已喪失了先機。歎了口氣道:“我認輸。”

張天昊聞言,微微一愕,但還是馬上收手。

“太子承讓了。”

慕容飛微微頜道:“張天昊,這一次論武會,你帶給在座的同道太多的驚喜了,這次,你奪魁,名副其實。”

雖然在座的人早有了心理準備,但張天昊擊敗了奪魁大熱門太子慕容飛,還是讓在座之人感到震撼。

要知道,在半年前,這個張天昊還是一個被廢除修為的廢物。這纔多久,竟然有了這麼華麗的轉身。

杜濤看著張天昊嗔怪道:“天昊兄,你瞞的我好苦啊!原來隱藏最深的人是你。”

張天昊搖頭苦笑,冇有解釋。

在領取了這一次第一名的獎勵斷骨續命膏後,張天昊帶著寧雪正要離去,忽然,一道悅耳的聲音喊住了他。

“張天昊!”

張天昊轉過頭,一看,現喊住他的正是雲秋雨,邊上站著慕容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