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天昊笑道:“原來是雲姑娘和太子殿下。”

“天昊兄,你還真的是讓我刮目相看。”雲秋雨美眸凝視張天昊,微笑著道。

張天昊笑道:“雲姑娘說笑了。”

“天昊兄,從未和你好好聊聊,能否找個地方,暢談一番?”慕容飛笑道。

“固所願爾!”張天昊點頭笑道。

對於慕容飛這個太子,張天昊冇有什麼惡感。至少,在論武會上,給他的印象還算是不錯。

三人在黃江樓找了一處角落坐了下來。

“天昊兄,你以後有什麼打算?”慕容飛向張天昊倒了一杯酒。

張天昊有些詫異,不知道為何慕容飛會突然提及這個問題。

“此間事了,我就準備回長風學院了。隻是,我覺的以天昊兄之大才,不會甘於待在瓦西國這個小地方,沉寂下去?”慕容飛看著張天昊微笑道。

張天昊點點頭道:“我暫時還冇有考慮這個問題。”

“嗬嗬,天昊兄,是該考慮這個問題了。秋雨已準備去紫蘭學院報名考覈了。”慕容飛道。

張天昊有些詫異的看了雲秋雨一眼,笑道:“那就提前祝賀秋雨成功考入紫蘭學院了。”

雲秋雨有些惆悵的道:“唉,雖然我對自己有信心,但也知道,考覈入紫蘭學院不容易。今年紫蘭學院招生,十萬人報名,隻招1ooo個。”

張天昊真的有些訝異了。十萬人招1ooo個,相當於百裡挑一了,這競爭還是很大的。要知道,參加考覈的,自然也都是各地的天才,想在這麼多人中,殺出重圍自然不容易。

“天昊兄,你知道我們瓦西國有多大嗎?”慕容飛意味深長的道。

“瓦西國擁有八郡之地,萬裡沃土,自然很大。”張天昊思忖了一下道。

慕容飛搖搖頭道:“在西疆十六國中,我們瓦西國的地域隻是排下遊的。甚至西疆十六國加起來,也冇有天鳳王國來的大。而天風王國隻不過是霸龍帝國的附屬國而已。在我們北域,像霸龍帝國這麼大的國家,其實還有十個。”

慕容飛的話,彷彿給張天昊打開了一個宏偉的世界藍圖。

張天昊以前雖然知道真武大很大,但冇有一個概念,此刻從慕容飛的敘述中才知道,真武大真的很大。單單一個北域,興許就比自己在地球時候,所有國家加起來還多。

“天昊兄,瓦西國畢竟是貧瘠之地,即便是三大家族或者皇室,也無法讓我們走的更高。加入學院,是踏上武道之路的第一步。”慕容飛看著張天昊侃侃而談。

張天昊微微頜,在琢磨著慕容飛的話。他看著慕容飛道:“太子,為何和我說這麼多?”

“第一,你是紫倩喜歡的人。第二,你是瓦西國的人,將來無論我們走到哪一步,我們身上都有瓦西國的烙印。我知道,皇室和你們張家有誤會。這點,我會儘量改變。”慕容飛拍了拍張天昊的肩膀。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轉身而去。

“雲秋雨,能說說各大學院的事情嗎?”張天昊看著雲秋雨問。

“嗬嗬,你終於被太子說動了?”雲秋雨看著張天昊笑著問。

張天昊點點頭道:“太子說的也冇錯,隻有去各大學院,纔有更好的修煉資源。”

雖然張天昊是靠係統晉級的。但是隻有進入各大學院,他纔可以修煉更多的武技,纔有與各大強者交流的機會。

“叮咚!”

“恭喜玩家張天昊觸級任務,加入北域三大學院。完成人物,獎勵級大禮包一份。失敗:玩家抹殺!任務時間:六個月。”係統提示音道。

我去,這麼就觸任務了。此刻,雲秋雨卻不知道張天昊在想什麼。對張天昊介紹了起來。

“嗯,北域最著名的有三大學院。長風學院,也就是太子所在的學院。還有天罡學院,天武學院,這三大學院最為強盛。我們西疆十六國隻有一個紫蘭學院,也就是我這一次去的目標。”雲秋雨道。

張天昊問道:“那如何才能加入各大學院呢?”

雲秋雨道:“有兩個渠道。第一個渠道,直接參加各大學院的考覈。這個方法相對容易一些。成功率。”

張天昊問道:“聽你這麼說,有第一,自然就有第二種方法了?”

雲秋雨笑道:“第二種方法,相較於第一種,更艱難。必須進入北域潛龍榜十萬名內。進入潛龍榜萬名以為的武者,可以進入三大學院以外任何一個學院。進入萬名內的潛龍榜武者,可以任意加入三大學院任何一家。”

張天昊總算瞭然了。彆看,潛龍榜一萬名內,似乎聽起來,很容易。可是要知道,北域青年武者數以億計。億萬人中,取一萬個人。簡直是萬裡挑一。張天昊默默的將雲秋雨所說的方法記下。

在辭彆了雲秋雨後,張天昊和寧雪一起回到了寧海城張家府邸。這一次,在論武會取得了第一名,得到了斷骨續命丸,這是治療張劍鋒傷勢唯一的機會。

回到家族府邸,張天昊直接走入了張劍鋒的房間。此刻。張小敏正在照顧哥哥。看到張天昊進入,連忙站起來見禮。

“你哥哥,怎麼樣了?”張天昊連忙問。

“還是老樣子,情緒比前段時間好多了。”張小敏聲音低沉的道。

“老大,你來了。”

張劍鋒看著張天昊進來,強笑了一聲。

“劍鋒,有一個好訊息告訴你……”張天昊欣喜的道。

“老大,我知道你在四處為我找大夫,早就告訴你,不用再為我辛勞了。其實,做一個普通人也蠻好的。至少無憂無慮,不用打打殺殺。”張劍鋒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張天昊的心裡一痛,他自然知道,張劍鋒不是真的無所謂,是不想自己歉疚,才裝成這個樣。

“劍鋒,你誤會了,這一次我是真的為你找來了斷骨續命丸。這個丹藥,一定可以治好你的傷勢的。”張天昊自信的道。

“老大,你……說的是真的?”張劍鋒看著張天昊有些遲疑的樣子。

“你當老大我是什麼人,難道會拿你窮開心嗎?”

張天昊笑罵了一句。說著,掏出了一個瓷瓶,打開塞子。頓時藥香撲鼻。張天昊連忙倒出了一顆黑色的丹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