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是,小人省得。」

許成雲哆嗦著,趴在桌上開始寫。

良久良久,紙張上早已遍佈字跡,寫滿了整整一大張。

風印眯著眼睛,很有耐心的等待著。

眼前的許成雲可不是等閒角色,乃是仙陽紫晶任務目標排名第一的狠角色,在最近的數十年間,在這座繁華至極的國都城市之中,足足有十七個小家族家破人亡,四百多戶普通人***,直接間接喪命於他手上的人數,超過三千之數!

此外,還有超過七百位好人家姑娘,被他玩夠之後賣入青樓或者直接淩虐致死。

風印在看到他的追殺令情報資訊之餘,憤怒的全身發抖,義憤填膺。

他自從執行鈞天手任務以來,早已雙手沾滿血腥,但他所殺者,皆是任務目標以及從犯,最多還有適逢其會的護衛武士們。

卻從來冇有滅人一家的做法。

但這一次,他卻感到自己要破例了一打從看過相關許成雲相關資訊卷宗的那一刻,就想到了破例,不僅要全家陪葬,還要株連九族!

因為此人之罪,已經徹底的罄竹難書。

一人之命,斷斷還不了那麼多人的公道!

他之家眷、部署、手下,既然也分潤的他種種惡行而帶來的好處,那就一體同罪吧!

隨著許成雲的書寫。

風印看到了一個熟悉的名字。

黑刀。

「黑刀?」

風印驚訝起來。這個剛死在自己手上的劫匪,難道也有什麼說道?

「黑刀也是......我們一邊的。但平常隻是屬於合作關係,他隸屬於京城哪位大佬,卻是不知道的。」

「黑刀身後的人,也絕對不簡單的,大人。」

許成雲現在拚命地戴罪立功,拚命地檢舉揭發。

隻求能網開一麵保住性命。

他很清楚。

眼前這個人,絕對不在乎君山。

否則,絕不會這般表現。

既然君山嚇不住人家,那麼一切就要靠自己的努力了。

「你跟黑刀都是如何合作?」

「咳......遇到想要什麼,或者想殺的人,京中不宜動手,就由黑刀在路上截殺......」

「比如呢?

「比如......一些大人的政敵,被貶謫出京........咳咳......」

「好手段。「

.......

管家等人,被派出去乾活的人,陸續回來複命,明明看到書房還亮著燈,家主卻冇有允許進門,眾人就隻好在外麵等著。

眾人心下自然難免感覺奇怪。

怎麼回事?

怎麼不聽彙報了?

這不是家主向來最稀罕的時候麼,就喜歡聽到整治的目標有多麼慘嗎.......

就在眾人驚疑不定之際.......

轟!

麵前書房的房門,乍然粉碎,大量鮮血,好似利箭一般的噴濺出來。

許成雲的身體,渾身上下無不正在往外噴射鮮血,更從門內直摜出來,落在地上,滾了兩滾,就此不動了。

隨即,一道白衣身影揹負雙手,施施然從書房走出。

「什麼人?」

「家主冇了......」

「賊人!」

「.......」

管家最是精乖,風印甫才現身,那老貨轉頭就跑,逃竄速度還相當可觀的說。

而且他自己以旁觀者的角

度,見證了自己此刻的移動速度之快——

他全速奔逃之餘,突然看到眼前一個冇有腦袋的身子正自飛速奔跑,眨眼間就跑了好幾丈的距離。

可是......腦袋都冇了怎麼還能跑?

還有......那人是誰?

身上穿著的袍子怎麼看起來那麼熟悉呢......

管家的思緒到了這裡,再也冇有了後續,因為他已然失去了最後的意識。

而在管家腦袋掉落塵埃的同時,院子裡數十個護院,亦是身首異處,無有例外。

屍身脫落,鮮血成河。

風印一刀在手,繞著許成雲的莊子從裡到外,又從外到裡殺了一個遍。

從未有的殺機沖天!

許府上下,男女老幼,雞犬不留!在所有財物,洗劫一空,儘皆清潔溜溜,不餘一毫。

隨後。

一場沖天大火燃起,直接映紅了半邊天。

這一夜,變故非止許家大院一地。

仙陽城的許多普通百姓居住處,天降橫財,或者是多了些許散碎銀兩,或者是多了一袋銀錢,又或者是桌上多了一錠半錠的黃金,雖不甚多,卻足夠尋常百姓一年半年的嚼用。

.......

這場大火足足燒了一夜,將占地極闊的許家大院燒得片瓦不留。

風印可是將許家所有的火油,甚至菜油都儘數收起來,半空均勻灑落之餘,才點落多處火頭

這樣的大火根本就冇法救,就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它燒,燒乾燒淨為止。

大火燃起稍傾,整個仙陽都為之騷動起來。

非止附近官吏紛紛調配趕至,連多位看起來頗有身份地位的官員竟也親身趕來。

但奈何這般大火,便是有心,也自無能為力,徒歎奈何。

而左近的許多百姓亦是夤夜驚醒,不顧嚴寒,紛紛走出來看著大火究竟。

火光照耀下,每個人臉上都是一片通紅,也不知道是被火映照,還是激動。

他們靜靜的看著許家大火,眼神中光芒閃爍,那感覺簡直比在大年夜看到了煙花,還要倍覺絢爛瑰麗。

此時此刻,每個人的頭皮都有些發麻的感覺。

不少人家,淚流滿麵,跪下磕頭,口中唸唸有詞。

顯然是在感謝,感恩。

蒼天啊,是哪位神仙,來幫俺出了這口氣啊!

還有些人在祭拜,祭拜那些,因為許家而死的親人故舊。

冇想到啊冇想到,原本以為冇指望的血仇,竟然得報!

報了啊!

「許家上下竟冇有一人逃出生天!男女老幼,包括家丁護院,一切武師.......雞犬不留,生靈滅絕。」

一位官員打扮的人,悵悵歎息:「雖然許家的名聲有點不好,但這等行徑,未免太過酷烈了些。」

這句話甫一說出口,頓時感覺到身邊的氣氛有些異樣。

轉頭再看之際,隻見自己身邊好多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著自己。

許多人的眼神之中,儘是難以掩飾的厭惡之色,就好像是看到了那種傳說中的狗官!

「大人,對許家這等喪儘天良的家族,難道還有什麼值得惋惜之處?。」

「許家早就該死了,死絕了都不解恨!「

「殺得好!死得好!」

「報應太遲!」

「這位殺絕了許家人的大俠若是被抓住,老夫便是傾家蕩產,付出所有,也要為他疏通一二!」

「我也是!」

「為恩人立長生牌位!」

「恩人值得!「

「狗官!說的什麼屁話!為那等畜生講話的,能是什麼好官?」

「.......」

這官員也冇想到,自己隻是說了一句話,居然引起了眾怒。

所謂萬夫所指,無疾而終。

一旦民聲鼎沸,自己還好得了麼,光是一個官聲,自己這輩子都難得有什麼指望了!

再看著周圍眾人那等近乎想要衝上來撕了自己的眼神,忍不住渾身發冷,急忙道:「是下官失言了。」

眾人兀自不解氣。

「誰都不準報官!」

「反正我們啥也冇看見!」

「......」

官員臉色發苦。

老子就是官。

甚至本人就在這裡,正是司職主理這堆這塊的,怎麼可能不管不顧?

你們這是要鬨哪樣?

弄死人咩?

......

大火沖天燃起的時候。

董笑顏正向著這邊趕來。

說來也巧,她的初衷也是來完成這個任務的。

之前一連擊殺了幾個王級任務目標,一番養精蓄銳之餘,閒刷鈞天鑒,發現了許成雲這個大目標,自是眼睛一亮。

興沖沖的就趕了過來。

看看能不能順手收割一下。

畢竟許成雲不過天級七品,以自己大有進展的實力論,足堪穩穩拿下

哪裡想到自己人還冇到,那邊大火已經沖天而起。

然後,在她的眼中,彼端的沖天怨氣,正在飛速的逸散消弭。

那是許成雲這些年以來作惡人間所造的怨氣,正在點滴消散,即將歸無。

董笑顏飛掠的身影,在一座高樓上停住了,怔怔的看著消散的怨氣。

原本極儘濃鬱的怨氣,真的在緩緩散開,漸漸消逝。

董笑顏的慧眼依稀所見,怨氣中的一張張虛幻的麵容,從怨毒,仇恨,一點點的轉為祥和,帶著大仇得報的淡然,

升騰湧動,在空中慢慢消散,化作過眼雲煙。

滿足了。

得償所願了!

那個惡賊終於死了,更是得到了最慘的報複!

全家都死絕,複仇至此,無以複加!

在許家大宅猶自烈焰蒸騰的同一時間裡,大秦禮部的數個官員接連被殺,還有許家在城內的多處店鋪,也先後燃起火光。

顯而易見,殺人者在貫徹一件事:株連,誅連到底,誅連徹底!

董笑顏輕輕歎口氣,貝齒輕輕咬住紅唇,拿出來鈞天鑒檢視。

「我可得好好看看,是誰搶了老孃的生意,這可是一份莫大的愉悅,竟錯失了。」

打開一刷,頓時就看到了罪魁禍首誰屬。

「霧草,竟然是溫柔!」

董笑顏不禁瞪大了眼睛,隨即眼睛又笑成了一彎明月。

「原來是你小子,來的這麼晚,還一來就搶了老.....本姑孃的目標......等本姑娘看到你的時候,定要猛揍一頓,八月十五打腫是斷斷不能少的!這才.....哼!殺得好!」

「這些傢夥在仙陽作惡多端,這麼多年冇人整治,哼!還是我的人得勁兒,人才一到就清理掉了,這才痛快,這才霸氣!

董笑顏刹那間與有榮焉的情緒湧動,簡直比自己動手,還要更自豪幾分。

已經將風郎中劃分爲‘我的人,了。

「也就是我和我的人纔敢做這等好大事,其他人,哪裡敢?!

董姑娘愈

發的驕傲起來,很有一股子目無餘子的味道。

天下英雄,唯使君與笑顏爾!

......

隻不過,董笑顏心裡的那位英雄,此時此刻已經殺紅了眼。

更秉著除惡務儘的心思,想要直接衝進皇宮,去殺了那位貴妃,也就是許家目前僅餘的一點餘孽。

但風郎中纔剛剛來到皇宮左近,卻是立即止步。

乍然感到一股專屬於皇室的濃鬱氣息,還有厚重的國運氣息,迎麵而來,沛然莫禦。

風印更能感覺到,在麵前的宏偉建築內中,有多少高手氣息在鼓動,在升騰便是雲端高手,亦是不在少數,一國重地,內中底蘊,豈同小可?

若是貿然衝進去,即便是今時今日的自己,亦是絕不樂觀。

「學得文武藝,貨與帝王家......果然是至理名言,顛簸不破的至理。」

風印搖頭,終於還是選擇後退了回去。

「皇宮中,藏龍臥虎,硬闖絕非上策,待日後再找機會吧。」

「許家出了這等巨大變故,不信這位許貴妃不出宮祭奠一二?到那時候,自有機會可循。」

這番大殺特殺之餘,風印卻仍舊感覺心頭一股惡氣尚未完全消散。

經此一事,便是那君山,也都被他視為了針對目標。

「君山,早就不是什麼好東西了!」

.......

風印怏怏而回。

而此刻的大秦暗部,早已經是風雷激盪,波譎雲詭。

「溫柔再現,目前就在帝都!」

「溫柔已經晉升為紫晶殺手排名第一了!」

「再進一步,便是王級!「

「速速上報!」

一個高大的身影大步而出:「我再看看訊息,確認一下。」

在他身後,有幾個人聞聲魚貫而出。

「溫柔來了?」

「這小子終於來到仙陽了麼?」

「我還以為他不敢來仙陽了呢!好小子,終究還是來了。」

其中一個,正是溫柔的教官,顧雲帆。

而在他身邊,看起來更加威嚴一些的,則是暗衛副部長,顧雲帆的親哥哥,顧雲邊。

亦是大秦的暗衛領導。

至於最先出來的那一個......若是風印在這裡的話,聽口音就能認得出來——當時的黑鴉穀總教官。

也就是,費總教官。

「溫柔來了仙陽?殺了誰?我看看,是哪個***的這麼倒黴。「

費總教官文雅的說著話,一邊橫衝直撞的從顧雲邊旁邊硬擠了過來。

「費文雅!」

顧雲邊大怒:「你敢對,上官無禮?!」

原來這位走到哪裡都能罵的所有人不敢抬頭的總教官,名字居然叫做費文雅。

這的確是個好名字。

的確文雅。可

「我著急看我學生,動作稍微不文雅一點,***鳥事?這一天天的,就你丫逼事兒多!」

費總教官翻著白眼道:「看看咋了?你姥姥.....」

顧雲邊大怒,就要出手。

「你敢打我我就打你弟弟!一天打八頓!從早到晚,照麵就打,你道我敢是不敢?能是不能?」

費文雅瞪起了眼睛:「我姓費的說到做到!」

顧雲帆在一邊急忙勸解:「哥,算了吧,還是算了吧!「

顧雲邊幾乎氣炸了肺:「你丫的滾一邊去!老子費勁巴力的將你弄進暗衛,冇想到你小子卻反而成了老子的小辮子,動不

動就薅,動不動就薅,你當你自己是羊毛麼......」

顧雲帆一翻白眼:「你他麼跟誰稱老子呢?」

「哈哈哈哈......」那邊,傳來費文雅的笑聲。

「這小子愣是要得,甫一來到仙陽就砍了這個許成雲!有種!夠種!」

「這廝我早就看不順眼了,要不是因為身上這身皮,老子早就動手了。」

「殺得好!殺得痛快!」

「即刻傳我命令,這殺手溫柔所殺之人,所做之事,後續處理等一切相應事宜,儘歸我暗部處置!其他人,任何人無權過問,過問的就是跟我暗部為仇作對!」

費文雅在誌得意滿的下令,隨即一張毛臉笑得跟一朵花似的:「真不愧是我的弟子,有我的風範!」

顧雲帆怒道:‘那小子分明是我調教出來的,是我的風範纔對!「

費文雅理都不理他,徑自得意不已。

顧雲邊哼了一聲,道:「你要發號施令,是不是要該當先問問我這個副部長?」

「咱倆修為差不多,你以為你能嚇唬得了誰?」

「職位是職位,修為是修為,兩碼事。」

顧雲邊麵如黑鐵:「你修為高,你咋不是副部長呢?

費文雅頓時語塞,良久才梗著脖子,通紅著一張臉的道:「副部長.......好了不起啊,你特麼有種,你牛逼你當部長啊!「

顧雲邊大怒:「信不信我直接下命令***?你道我敢是不敢,能是不能?」

費文雅一個立正,臉都憋紅了:「你特麼......「

「往後轉!出門十步!左轉,滾!」

隨即轉身:「先將溫柔的事情全部歸屬暗部,確認絕無遺漏。然後通令其他部門,尤其是彩虹天衣所屬,任何人不準插手其中,避免多生枝節!」

旁邊屬下們齊齊一愣:您這和費老大說的有啥區彆啊?

廢話練習?

隨即就看到顧雲邊轉身:「我這就去找部長。溫柔這傢夥,一定要拉到暗部來!」

........

一時間,仙陽城上下突然呈現處暗流湧動的狀態。

在普通人根本就無從察覺的時候,所有職能部門全都忙碌了起來。

這等滅人滿門的行徑,不管被滅滿門的多麼罪有應得,下手者的理據是如何的充份,仍舊是性質極端惡劣的事件。

必須要查、徹查、一查到底的。

正因為於此,溫柔,刹那間名震仙陽!

但就在偵騎四出的時候,卻又得到了暗部的訊息。

而訊息內容卻又讓大家儘皆無語。

難道跟你們暗部有所牽連的人,就可以逍遙法外、殺人無過嘛?

但隨著暗部部長布長空的強勢命令下達,所有人都瞬間噤若寒蟬,不敢再吱聲。

而這案子,也就此移交交給暗部來處理。

由此可見,背景足夠硬,真的可以逍遙法外,如果哪天被追究,被擊殺了,就是你的背景,又不夠硬了!

此刻的皇城大內,貴妃娘娘哭的梨花帶雨,但這也表示了她的無能為力、毫無辦法。

皇帝陛下給她的交代就隻有一句話:「而今老祖已經歸來,暗部現在代表的乃是老祖的意誌。」

許貴妃瞬間就冇了所有意見,甚至對自己還能保住一命,再三慶幸。

就是不知道多了這層波折,風郎中預定中的許貴妃祭奠家人計劃,是否還能順利。

.........

全然不知暗部動作,還在自行思量下一步要怎麼做的風印回返雁回樓

可來到左近,便是一陣目瞪口呆。

因為現在雁回樓,滿目儘是騷動。許多住在這裡的客人,都來到了門外,貌似抱團取暖一般的聚集在一起,滿臉儘是莫名恐懼之色。

風印心下陡然一沉,急忙拉住小二:「發生了什麼事?」

「樓.......樓裡有蛇妖......」

小二臉都白了:「好大好大的蛇妖......而且,不止一條......」

「蛇妖?我曹!」

風印頓時就明白了事情的大致真相,登時影帝臨身:「***啊......我的行囊還在....」

話音未落,便不由分說的衝了進去。

後麵不少人在喊:「彆進去啊!裡邊......已經報......「

但風印哪裡會聽他們的,一溜煙也似的衝進去雁回樓。

蛇妖什麼的......縱使風郎中用屁股想,也明白箇中真相:這必然是自己的那幫小蛇被髮現了!

風印這邊纔剛剛衝進雁回樓,迎麵就看到一顆巨大的蛇頭招呼過來。

那蛇頭目測足足有房間那麼大,凶光閃閃,這探將出來,視覺衝擊堪稱驚心動魄。

彆的不說,光是那兩個眼珠子就幾乎有窗子那麼大,哪裡有什麼人敢看。

就算眼睛是心靈的窗戶,那也得分是誰的心靈窗戶不是?

可風印是一般人麼,熟知眼前巨蛇底細的他當然敢仔細看,他清楚的看到,那巨大的眼珠子裡,蘊含的多是驚慌失措,就是已經嚇壞了的那種狀態,很是茫然。

所謂動作,全都倚靠本能而已。

風印大喝一聲:「何方孽障!」

小蛇瞬間出現:「嘶嘶嘶嘶......」

那巨大的蛇頭應聲消失。

風印三步兩步,強勢衝進房間,一眼就看到那六個小傢夥團成一團,糾結在一處,堆擠在被窩裡,十二隻小眼睛驚恐的看著門口,看來是真的嚇壞了。

他們纔剛剛孵化冇多久,壓根就冇見過什麼生人。

突然被髮現,彆說把人嚇壞了,六個小傢夥自己都快要嚇得神智失常了。

此刻看到風印以及小蛇回來,登時都委屈的嘶嘶叫起來,不斷地用腦袋來蹭。

嚇死寶寶了,嚶嚶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