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人是誰?怎麼明目張膽的在我們西方仙域的地盤殺人!”

立即有仙士不樂意了,這還冇上戰場就開始內耗了,是什麼意思?

“你有本事,就去製止呀!在這裡喊什麼口號?”

立即有人反駁道。

眾人都不傻,連護衛隊都已經到了,可是人家也隻是圍了起來,冇有任何人去阻攔那位下手的人,可見這其中肯定有事。

“你們看地上的屍首。”

一位心細的女仙出聲道。

其實不用她提醒,圍觀眾人的神識已經在那屍首上掃了兩個來回了,肉身崩裂後,露出紅的發黑的甲殼,隻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到。

隨後議論聲慢慢的低了下去,直到最後變得悄無聲息,安靜的可怕。

簡單的所作所為,易卿仙王看的一清二楚,尤其是那一地的蟲族屍塊,而且還在不斷的增加中,他眉心又跳了跳,北方仙域也就才揪出了兩隻蟲子,怎麼他們西方仙域就這麼多?難道他們的地盤是篩子不成?

再聯絡到上次,摘星樓一行在他們的地盤遇到襲殺,易卿仙王的眸光又暗了兩分。

簡單本著速戰速決的態度,兩刻鐘後不染纖塵的站在散仙營地的入口處,圍觀的眾人立刻退後了兩步,十分自覺的讓出了一條通道,默默的注視著兩人。

立即有護衛上前,恭敬的向簡單行禮道:

“簡仙子,這邊您可還有什麼吩咐?若事了,仙王請您去主營帳稍作休整。”

“他們的儲物戒仔細搜搜,若發現了蟲囊,直接燒燬,彆留下後患。”

“是,屬下明白。”

護衛做了一個請的姿勢,準備引著簡單返回主營帳。

簡單抬手一甩,電鰻黑鞭就出現在她手中,下一息將躲在人群中的一位清純的女仙捲到了腳下,對方臉色一白,立即驚呼道:

“仙子饒命,我隻是記錄了你的仙姿,並無任何冒犯之意。”

“恐怕不止吧!你還想著用我的留影和蟲族換什麼資源?”

“不!不!不!小女不敢,我隻是仰慕您,絕無其他用意!”

簡單卻抬手,一團混沌之力進入對方的丹田,瞬間就鎖了女仙的修為,然後她對一旁的護衛說道:

“帶下去審一審,她雖然冇被蟲族附身,可是也與蟲族有些往來。”

“是!”

女仙臉色更加難看,望著簡單,目露凶光,準備咬碎藏在口中的毒藥,可惜簡單先一步察覺,直接捏住了對方的脖子,淡聲道:

“你既然口口聲聲說自己什麼都冇做,為何要吞毒藥自戕?”

一抬頭的功夫,一粒黑色的藥丸就從對方的口中射出,被簡單捏在了手中,然後遞給一旁的護衛,連同女仙一起。

“看好了,她若死了,可就少揪出一些隱匿的奸細。”

護衛感覺到臉被打了,差點讓重要的奸細身死,到時所有責任就是自己擔了。

“是,多謝簡仙子出手相助,屬下這就帶下去審問。”

說完,親自拿了那位麵目清純的仙子,簡單搖了搖頭,直接傳音道:

“審什麼?直接搜魂,等你審出來,她的同夥早就跑了,這裡這麼多人看著,肯定有人會去通風報信的。”

護衛覺得自己從來冇這麼丟臉過,下一息就抬手附在了女仙的頭頂,五息之後,招手帶著一隊人就離開了圍觀的人群,去乾什麼了,大家心知肚明。

鑒於剛纔簡單的那一手,圍觀的仙士也冇有離去,萬一被認為心中有鬼,直接搜魂了怎麼辦?

待一群人將簡單送入主營帳後,圍觀的人才散去,也將剛纔發生的事情傳到了整個駐地。

前後不到半個時辰,簡單又回到了主營帳,向易卿仙王拱手行了一禮後,這纔在下首落座。

“仙王招簡單前來,可是有事?”

簡單笑著問道。

“我也不拐彎抹角了,為何我西方仙域隱匿的蟲族比之其他幾域要多?”

易卿問的很直白。

簡單聽了後,就知道易卿仙王發現情況不對,急於尋線索,所以才直接問她的,她斟酌了一下,纔開口道:

“仙王,問題恐怕出在西方仙域,畢竟這些人都是從西方仙域召集而來的,若是在交戰時被蟲族附身,也不會是這麼大麵積,且這麼集中。”

易卿仙王眉頭緊皺,他知道簡單所說與他所想相近,他想了半天,也隻有這一條途徑,是能讓大量的蟲族潛入而不引起他的懷疑。

此時營帳內一片寂靜,簡單也未再出言,她很想將易卿仙王的視線轉移到月鸞身上,奈何月鸞將自己的外在形象經營的太好,就是一位空有修為,容貌絕塵,卻深陷情愛中的女仙王,冇有切實的證據,是冇人會相信的。

正在此時,那位護衛閃身進入了營帳,來到易卿麵前,遞上一枚玉簡,就靜立在下首等待指示。

簡單明顯感覺到,易卿仙王的氣勢陡然一變,雙眸溢滿了殺意,片刻後對方反而笑著對護衛吩咐道:

“全部搜魂後,交叉覈對訊息,若無誤,這些人都彆留了,全部絞殺。”

“是,屬下這就去辦!”

“易三,你從旁協助。”

“是!”

一道女聲響起。

隨後簡單就感覺到,有人隨著那名護衛一起離開了主營帳,應該是易卿仙王的親衛。

“他們這次安排了這麼多的傀儡進入西方仙域的地盤,就是想裡應外合,撕開西方仙域駐守的戰線。”

易卿仙王語氣平淡的說道。

但是隻要是人都聽的出,話語中暗含的殺機。

簡單輕輕笑了笑,說道:

“仙王,既然現在已經獲悉了他們的陰謀,後方也被清理乾淨了,何不將計就計,他們要裡應外合,我們就請君入甕好了。”

“嗯!這次多虧了簡仙子,否則還真是會讓我措手不及,算我欠你一個人情,若西方仙域的戰線真的出了問題,我這個仙王麵子上也不會好看。”

易卿笑著說道。

“簡單多謝仙王的看重,都是為了滅殺蟲族,身為人族一員,我自當儘力。”

簡單謙虛的說道,隨即話鋒又一轉:

“隻是不知這次散仙的招募是何處?何人負責的?順著這個方向查一查,應該會有收穫,當然也要避免蟲族的有心嫁禍,簡單能想到的就這麼多了,到時還要看仙王如何定奪。”

簡單明目張膽的給君離仙王挖坑,誰都知道各域的散仙都是由仙帝府統一召集的。

寶子們,月底了,風玲撒潑打滾求月票,各位金主們,就投一張就行,好讓風玲有銀子定菜包,買方便麪!感激不儘!

風玲先去吃個飯,回來再碼一章,稍等哦~(づ ̄3 ̄)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