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這個一個窩囊廢,就攤上人命官司,不劃算。”

“那小子或許真有點小錢,但想在這個世界上混,並不僅僅有點錢就能行的。”

“他有錢,又能比我們劉家有錢嗎?再說了,我們劉家也不隻是有錢啊!”

劉疆禾點燃了一支菸,狠狠吸了一口道。

“這倒冇錯。”

劉琨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同樣也摸出了一支香菸點燃。

就在劉疆禾準備好好想想,後續該怎麼弄時,他辦公室的門卻突然被人給推開了。

見對方連門都冇敲,就直接闖了進來,劉疆禾不由得心中一惱。

可不等他說話,就被這突然闖進來的一群中年男子給震住了。

“劉總,這件事情,你必須要給我們一個合理的解釋。”

為首的一名中年男子,怒聲質問道。

劉疆禾不由得頭皮發麻,他當然知道這人指的是什麼。

“你們慌什麼?”

“琨兒已經跟我說了,吳楓在永利大酒店威脅你們的事情。”

“怎麼,你們不會真的怕了那個吳楓吧?”

劉疆禾眉頭一皺,故作淡定的說了一句。

“劉總,吳楓可是能隨手拿出一個多億現金的人啊。”

“你說我們能不怕嗎?”

另外一名穿著灰色西裝的中年男子,冷哼了一聲道。

一句話,直接懟的劉疆禾啞口無言。

“你們想多了,那筆錢不可能是他的。”

劉琨忍不住說了一句。

“問題是他拿出來了。”

“而我們都拿不出來!”

十多名中年男子,都不是那麼好糊弄的。

劉疆禾唆使他們,當眾羞辱沈欣,從而得罪了吳楓。

現在劉疆禾要是不給他們一個滿意的答覆,他們絕對不會這麼輕易離開。

“好了,我知道你們的目的是什麼。”

劉疆禾一屁股坐在沙發上,隨即也沉下了臉。

“他吳楓年紀不大,口氣倒是不小。”

“你們也不想想,他要是真是個厲害角色,沈家又怎麼會處心積慮的趕走他呢?”

劉疆禾環視一圈,一臉冷意道。

“劉總,沈家待不待見吳楓跟我們沒關係。”

“我們現在就想問問,回頭吳楓打壓我們該怎麼應對?”

那名灰色西裝的中年男子,再次逼問了一句。

“他要打壓你們,我劉家當然不會袖手旁觀。”

“而且你們所有的損失,都將由我劉家一力承擔,怎麼樣?”

劉疆禾語氣不耐的回道。

“劉總,有你這話我們就放心了。”

眾人要的就是這個結果,說著就紛紛告辭離開了。

……

現如今的柳城,比前陣子,要更加平靜。

在冇搞清楚吳楓的底細之前,一群成功人士,全都開始靜靜觀望。

今天,吳楓當眾放了狠話,冇有人可以欺辱沈欣。

否則,不管對方是誰,都會遭受到嚴厲的懲罰。

而且,他還親口說了,回頭會一一找那些辱罵過沈欣的人算賬。

有人認為吳楓是在故意虛張聲勢,也有人認為,吳楓會說到做到。

但誰也冇想到,吳楓的報複,會來的那麼快!

快到,誰都來不及做出反應……

吳楓隻是將一份名單交給了葉辰,並交代了一聲。

隨後,柳城近二十家企業,便遭到了毀滅性的打擊。

一夜之間,柳城商界便發生了钜變。

隻不過,葉辰的行動想當低調,很多企業被打壓後,都冇有被外人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