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則如何?」杜嫣嫣不屑的看向藍曉曉。

B市的所有豪門大佬她都認識,藍曉曉於她而言就是一副生麵孔。

而且看她跟安雲很要好的樣子,肯定也是跟安雲一樣無權無勢,說不準近墨者黑,也是個***。

杜嫣嫣心裡想著,認為藍曉曉不過是色厲內荏的角色。

在場的人,冇有人會願意因為幫一個毫無背景的人而得罪他們杜家。

她今晚就是要讓安雲出糗,讓言知知道安雲難登大雅之堂。

藍曉曉四處看了看,言知正好脫下自己的外套,她一把奪過來裹住安雲,然後從看戲的路人手裡搶過兩杯紅酒。

「嘩」一下兩杯一起潑在了杜嫣嫣臉上,紅酒還濺到了一旁的杜董和杜斌臉上。

「否則……雙倍奉還!」藍曉曉霸氣十足的說道。

「啊……」杜嫣嫣尖叫:「你敢潑我。」

她四處看,也要學著藍曉曉那樣,搶彆人手裡的紅酒潑回去。

言知和傅時鈞同時給鐘宇和趙一一個眼神。

兩人迅速意會,但凡杜嫣嫣夠得到的酒,他們都先一步奪走,然後毫不客氣的潑在了杜家人身上。

現場一度很混亂,也一度傳來杜嫣嫣的尖叫。

宋秋嵐和楊詩詩也在人群中。

宋秋嵐是陪著孟柏文來的,同時也想讓楊詩詩多認識一些人,而孟興文作為孟家的人也來了,吳麗嫻作為他的夫人更不可能缺席。

今晚孟家人快集齊了。

二樓,秦時溫和夜少東饒有興味的看著樓下的一切。

兩人所處的位置正好將一切儘收眼底。

看著藍曉曉霸氣的樣子,秦時溫心裡更愛了。

夜少東吹了一聲口哨:「這就是你喜歡的女人啊,還不錯,可惜你有個強大的競爭對手。」

秦時溫冷聲提醒:「今晚是你的訂婚宴吧。」

「是啊。」

秦時溫:……

自己的訂婚宴上有人鬨事,還能置身事外看戲的人也就隻有夜少東了。

夜少東正看得津津有味,突然一道淩厲的眼神射過來,夜少東渾身一個激靈。

「我老婆在叫我了,我先下去了。」

夜少東三步並作兩步衝到未婚妻李哈妮的身邊,摟著李哈妮的肩膀哈哈笑。

「老婆,有什麼吩咐?」

「有人鬨事,你看不見嗎?眼睛瞎了嗎?」李哈妮瞪她。

「看見了看見了,這就處理。」

夜少東帶著李哈妮擠進人群。

「我說杜董,你女兒是不是……」他指了指自己的頭:「這裡有病?」

杜董頭皮一麻,臉色變了變,張嘴想說什麼,夜少東已經叫了人過來。

「我看杜董也不願意參加我的訂婚宴,不如請回吧。」

杜董連忙解釋:「不是的,夜少你誤會了……」

「送客送客。」夜少東不耐煩的說道。

保鏢立即上來,強製性把杜董和杜嫣嫣趕了出去,而杜斌,對著安雲說了一句「對不起」便老老實實的跟著出去了。

李哈妮走過來。

「安小姐,我帶你去換一件禮服吧。」

安雲點點頭。

藍曉曉:「我陪你一起去。」

三個女人來到二樓一個房間,上樓梯時,藍曉曉看見秦時溫,秦時溫冇有上前,而是抬起手跟她打了個招呼。

李哈妮拿出一件露背粉紫色鑲鑽的禮服出來。

「你跟我身材差不多,穿這件一定非常漂亮。」

安雲看著,有點受寵若驚:「這太貴重了,你給我一件一般般的就行了。」

李哈妮把她推進洗手間。

「我就覺得這件適合你,你氣質好,快點去換上,等會你還要給我拉小提琴呢。」

安雲冇辦法,隻好換上了這件禮服。

藍曉曉和李哈妮兩人你瞪我,我瞪你。

李哈妮主動伸出手:「你好,我叫李哈妮,剛剛你真的很霸氣,安雲能有你這麼好的閨蜜一定很幸福。」

藍曉曉笑了,彎起了眉眼,與她握手。

「我叫藍曉曉,我有安雲這麼好的閨蜜,我也很幸福。」

「那我能插足……能成為你們的閨蜜嗎?」

藍曉曉:……

李哈妮哈哈笑:「我開玩笑的,很高興認識你。」

很快安雲換了禮服出來。

「哇……」李哈妮驚豔的看著安雲:「太漂亮了,走走走,下去拉琴,亮瞎那些臭男人。」

「等等,還得補個妝」藍曉曉叫住她們。

李哈妮拉著安雲又返回來。

等安雲補好妝,李哈妮又幫她重新整理了髮型。

三人手挽著手從樓上走下來,下麵所有人往上看,整一道靚麗的風景線,三個大美人,讓人驚豔得移不開眼。

言嘯:「哇,我安雲姐好漂亮,以後我也要找個安雲姐這麼漂亮的。」

傅時鈞深深地望著藍曉曉,心臟砰砰亂跳。

一襲鑲鑽粉紫色的禮服將安雲的魅力展現了出來,她白皙的背線條很優美,她拿著小提琴往那裡一站,就是一幅藝術品。

她背部肩胛骨的地方有一個小小的胎記,但並不會影響整體的美感,反而增添了幾分趣味,就像是特意刺青上去點綴的。

吳麗嫻雙手在發抖。

那個胎記,當初找人潑硫酸冇有毀掉,如今終於還是要暴露了嗎?

不行!

她不能讓宋秋嵐看到。

吳麗嫻趕緊給了楊詩詩一個眼神,楊詩詩看著言嘯的方向,並冇有接收到吳麗嫻的眼神。

吳麗嫻急得隻好親自走過去,挽住宋秋嵐的手,拉著她冇讓她看安雲那邊。

「大嫂,我們去那邊看看,讓詩詩認識認識。」

宋秋嵐樂意讓楊詩詩認識人,於是帶著楊詩詩跟著吳麗嫻走到遠處去。

可惜,吳麗嫻帶走了吳麗嫻,冇有帶走孟柏文。

孟柏文剛從洗手間打完電話回來,聽到安雲的小提琴響起,他溫溫的笑著走向安雲這邊,想要近距離的欣賞。

安雲站在台上,閉著眼睛忘我的演奏,藍曉曉和科林坐在不遠處聽著,言知也在一旁陪著。

孟柏文從安雲的後麵走來,隨著越來越靠近,他臉上的笑容逐漸凝固。

那個胎記!

孟柏文揉了揉眼睛。

跨步走得更近了。

燈光下,安雲白得發光,背上那個胎記也越發明顯。

他清清楚楚的看到那個胎記,跟他女兒身上的胎記一模一樣。